是什么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是什么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是什么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甘于做一名平凡的教师是一种境界,不甘心做一名平庸的教师是一种觉悟。许许多多平凡的教师在教育中,在课堂中焕发出伟大的光芒,给予我们寻找课堂生命力的启发。


汶川地震中的那些教师,以生命守护学生,让我们如此深切地感受到平凡中“伟大”的震撼力。之前,在他们的头上,并没有任何光环。其实,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种职业精神。但是,他们把职业精神写到了极致,写到了英雄的高度,他们突破了生命这道厚重的底线,延伸到了人性的深处。

守护学生的生命安全无疑是教师最重要的使命。但,教师还有一种使命同样重要,那就是守护学生的精神生命,珍视他们的成长渴求,把教师职业的专业精神写到极致。这样的教师,一样让我深深地敬仰,因为他们托起的,是幼小心灵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憧憬,是伟大的好奇心,是对知识、对思考、对智慧、对善与真的深深眷恋。

28岁的陈甜老师,一头上削的短发,黑色的夹克,黑色的裤子,黑亮的眸子,乍一看,以为是个小伙子。

就是这样一个年轻女子,居然两次单独进藏,一待就是一个月。“一到暑假,我就已经整装待发了。现在国内除了新疆以外,其他省区基本都去过了。”她说,“我很喜欢旅行”。她喜欢地理、生物。每到一处,都爱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解个透。

开学的第一节课,就是和学生聊,暑假都去了哪儿了。陈甜带回来的大量照片,常常把孩子们惊讶得欢呼雀跃。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陈甜在天文地理方面的博学,学校无人能比。她这种成全“好奇心”的探索之举,更让孩子们艳羡不已。

她教的,不是别的,恰恰是科学。那些书本上的知识,在她这里,都变成了活生生的经历。“我的课,绝对是会把每一个孩子牢牢吸引过来的,只需要两分钟。不会有一个孩子走神。”陈甜和我交谈时,眉飞色舞,表情丰富,条理分明,激情涌动。

“真没有想到,家长们会为调开这样一位年轻教师专门来找校长。”校长也感到十分诧异,“学生对她崇拜得不得了”。

对于教师,孩子是最有鉴别力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有一双童真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没有杂尘。

陈甜的故事,让我感到了异样的震撼。一个强烈的念头涌了上来:就是应该让这样的人来当科学老师!

“是因为当了科学老师而喜欢旅行?还是因为喜欢旅行而选择当老师?”

陈甜摇摇头,“都不是。就是因为喜欢,两个都喜欢”。这个“80后”的老师十分地坦率。

其实不用问,二者本来就是高度相关的,因为,有了“科学”这个令其沉迷的东西。

那么,到底是什么震撼了我?是她的勇敢?是她的洒脱?都不是。像她这样“敢闯”的年轻人在今天,也不是一个两个。思索了很久,终于想明白,是学科兴趣与职业的完美结合,是对专业心无旁骛的痴迷与忘我的投入。

这种结合与投入,涵养着独特的教师气质与魅力。教师的博大由此而生。

或许,陈甜的“另类”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她的投入对一般教师而言似乎有些奢侈。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另一种痴迷。

这是北京四中语文老师李家声的课堂,不是公开课。

他讲《离骚》,“好像被屈原附体一样,散发出一种人性的光芒,(让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学生语)。他朗读《离骚》,时而激扬,时而悲愤,学生不得不“被屈原那种灵魂的美、精神的美,所深深地吸引”。

虽然《离骚》只上了两节课,一个从前不喜欢语文的理科学生,课后,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来读《离骚》,375句差不多都能背下来了。

……

他讲《满江红》,不是讲,而是吟唱,每次唱,都会哭。一个考上北大的女生回忆道:

“开始时,我望着他,他微蹙着眉头,凝视着前方,几根发丝微微颤动。但很快,我低下头,不敢再抬起来,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双颊已经红得发烫,眼中的泪水,已经涨到收不回的程度。”

唱到“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时,先生已满眼是泪,学生也满眼是泪。歌罢,教室里,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我们把手拍红了,却都不愿意停下来。就这样,掌声一浪接一浪地响了不知多长时间。”

一茬茬的学生,成了他忘年的知音。

李家声不只是把整个身心沉浸到课堂中,他是把他的精神世界与语文融为一体。他喜欢《离骚》,有一年暑假,就为感受“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之意境,他特地到了青海格尔木,直面巍峨的昆仑山。这好像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文学青年才会有的“理想疯狂”。

他通读过《二十四史》《十三经注疏》,熟诵《论语》《楚辞》及唐诗宋词,还学过文字学,给学生开甲骨文课。

“无论是听他吟诵千年绝句,还是看他刚劲飞舞的甲骨文,都是一种享受。”

“先生给了我空灵、明净和透亮的灵魂,教我们怎样做一个知识分子,做一个铁骨铮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的知识分子。”

李家声也成了学生的“偶像”。

是什么濡染了学生?是朗诵?是泪水?都不是。我以为,是他身上自然流溢的精神之美、文化之美,是由内而外、厚积薄发的人性之美、激情之美。

说穿了,就是高贵而丰满的学科气质。

当下,似乎只有歌星、明星才能让学生“崇拜”,似乎只有电子游戏才能让孩子沉迷。占据着学生“黄金时段”的教师,却争不过他们犄角旮旯的时间里接触的那点外来品,的确很令人深思。

教师学科气质的匮乏,就是重要的原因。教师“镇”不住课堂,教育就“征服”不了学生。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其实,每一个学科,背后都是一个广博的领域。数学,是理性之王;语文,是精神的母体,是文化的脉搏;科学,是科学精神的象征……这里有足够多的美,足够多的智力历险,足够多的探索发现,吸引每一个学生。

然而,一个语文教师,如果从来没有过激情,没有过诗意,没有过精神高地,他就不可能“占据”孩子的心灵,他的“语文”也绝不会有色彩;一个数学教师,如果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峻美,从来没有抵达过数学的深处,没有过对数学理性的深刻体验,那么,他的数学课自然是乏味的,甚至是令人生厌的。

学科气质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许多文化名人到中学兼课,让中学生大为倾倒,便是学科气质之魅力的明证。

“应该让最优秀的人来当老师。”不记得谁说过这样的话。我想补充一句:应该让这个学科最优秀的人来当这门课的老师。

这是一个奢望。

但是,让每一个教师“优秀”起来,却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梦想。

这条优秀之路,不是反复地去磨公开课,不是着急忙慌地去切磋教学技艺、技巧,也不是“被迫”去接受什么枯燥的理论培训,而在于对自己的学科多一分“油然而生”的“痴迷”,多一分“纯粹忘我”的投入,多一分“理想主义”的“疯狂”,多一分内心的沉静与高贵气质的沉淀。

—-摘自《大象之舞——中国课改:一个教育记者的思想笔记》

转自“教育科学出版社”


是什么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END·

春风十里,一路有你

新理念·新方法·新实践


2015年4月起,“新教师”微信公众平台将以每天推出一位新教师的方式,在国内外筛选“年度新教师300人”,呈现一群有教育情怀、敢于实践、具有创新精神并善于学习的教师队伍,以及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课堂,他们的反思,他们的阅读与生活。 在此,我们特别邀请您自荐或推荐您心目中的“新教师”,分享给中外教育同仁以及广大的学生、家长,让我们共同为当下的、未来的教育做点什么。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官方网站见证更多精彩

是什么决定了课堂的生命力?

关注《新教师》: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点击“关注”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