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丨插画精选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五年级的时候,我从当地书店的旋转架上买下了《DC Comics Presents》(漫画)第57期,那本漫画书改变了我的人生。文字和图画的组合,在我的脑中产生了某种效应,那是前所未有的,我马上就爱上了漫画的表现方式。

我变成了狼吞虎咽级的漫画书读者,但我从未带它们去学校。我直觉地知道漫画书并不属于教室。我父母肯定不是漫画书迷,我很确定我的老师们也不会是。

毕竟,他们从来没有用漫画书来教书,在默读课程中,从来就不允许选读漫画书和图像小说,在年度的书展也不会贩售它们。即使如此,我仍持续阅读漫画书,我甚至开始画漫画。最终,我变成了有作品出版的漫画家,

同时,我也成了一名高中教师。我教书的地方是加州奥克兰的主教奥多德高中。我教一点点数学和一点点艺术,但主要是教资讯科学,我已经在那里教了17年。

当我还是新老师时,我试图把漫画书带到我的教室里。我记得,我在每堂课的第一天就告诉学生我也是漫画家。重点不是我打算用漫画来教导他们,重点比较在于,我希望漫画会让他们觉得我很酷。

然而,我错了。这是90年代,漫画书不像现今有受到文化认可。我的学生并没有觉得我很酷。他们觉得我是某种呆子。

更糟的是,当我在课堂上教比较难的内容时,他们会用漫画书来当作让我分心的方式。他们会举手并问我像这样的问题:“杨老师,你认为若超人和浩克对打,谁会赢?”(笑声)

我很快就发现, 我得把教学和漫画给切割开。我五年级时的直觉似乎是正确的。漫画书不属于教室。

但,我又错了。

教学职涯开始了几年之后,我亲身体会到漫画的教育潜力。有一个学期,我担任「代数2」的代课老师。学校希望我长期代课,我说好,但有个问题。

那时,我也是学校的教育科学技术人员,意思就是说,每几个星期,我就无法上一到两堂这门「代数 2」的课,因为那个时段我会在其他教室协助其他老师进行电脑相关的活动。对于「代数 2」的学生来说,这是很糟的状况。

我是指,有长期的代课老师已经够糟了,但还有代课老师的代课老师?那更糟。

为了给我的学生能有某种一致性,我开始把我自己教课的过程拍摄下来。

接着我会把这些影片给我的代课老师,放给我的学生看。我试着让这些影片尽可能有互动性和吸引力。我甚至加入了一些小小的特效。

比如,当我在黑板上解完了一个问题,我会拍手,然后黑板就会魔法般地自动擦干净。

我觉得那样很棒。也很确定我的学生会喜欢,但我错了。(笑声)

影片教学是场灾难。有学生来找我,说这样的话:「杨老师,我们以为你本人已经够无趣了,但在影片中,你实在让人忍无可忍。」(Laughter)(笑声)

我做了绝望的第二次尝试,我开始把教学画成漫画。我没做什么计划, 只用很短的时间完成它。我只是拿起一枝Sharpie笔, 一张又一张画下去,一边画一边想接下来我想要说什么。

完成的漫画教学长度在四到六页长。

我会影印它们,拿给我的代课老师,转交给我的学生。

出乎我的意料,这些漫画教学大受欢迎。我的学生希望我能画更多,即使是我不用请代课的时候。仿佛他们喜欢卡通的我胜过真正的我。(Laughter)(笑声)

这让我很惊讶,因为我的学生是属于看荧幕长大的世代,我以为他们肯定会比较喜欢从荧幕上学习,多于从页面上学习。但当我和学生谈到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漫画教学时,我开始了解到漫画的教育潜力。

首先,不像他们的数学教科书,这些漫画教学以「视觉」方式呈现。我们的学生生长在视觉文化当中,他们很习惯用那种方式来取得资讯。但不像其他视觉型的叙事方式,比如电影、电视、动画,或影片,漫画是我所谓「永久的」。

在漫画中,过去、现在,和未来都能肩并肩出现在同一张页面上。那就表示资讯流的速度是读者自己能完全掌控的。

如果我的漫画教学中有某些东西我的学生不了解,他们可以重读那一段,要快要慢就看他们的需求。

就像是我给了他们一个摇控器可以控制那些资讯。我的影片教学就不是如此了,连我亲自去做的教学也不是如此。当我说话时,我依照我想要的快慢速度将资讯传递出去。所以,对某些学生及某些种类的资讯而言,漫画媒材的这两个面向,视觉性的本质以及永久性,让它成为非常强大的教育工具。

当我在教「代数2」的课时,我同时也在加州州立大学东湾分校攻读教育硕士学位。因为漫画教学带给我的这项经验让我大感好奇,我决定我硕士学位的最后一个专案计划就要用这个题材。

我希望能探究为什么美国的教育家在历史上一直不愿意把漫画书用在教室中。我的发现如下。

漫画书最早是在40年代变成大众媒体,每个月可以销售出数百万本,那时的教育家有注意到此事。许多创新的老师开始 把漫画带到他们的教室中,来做实验。

1944 年,《教育社会学杂志》甚至有一期全部都在谈这个主题。一切似乎都在进展中。老师开始想出很多点子。

但随着漫画,也出现了一个人。弗雷德里克魏特汉 (Fredric Wertham)医生,他是位儿童心理学家,1954 年,他写了一本书,书名叫《诱惑无辜》。

他错了。魏特汉医生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职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青少年犯罪问题,在他的研究中,他发现大部分的客户都会看漫画书。魏特汉医生没有了解一件事,在40及50年代,几乎美国的每个小孩都会看漫画书。

魏特汉医生未清楚地证明他的论点,但他的书确实造成美国的参议院进行了一连串的听证会,来探讨漫画书是否真的会造成青少年犯罪。

这些听证会前后持续了几乎两个月。最后结果并不确定,但已经重重地伤害了漫画书在美国大众眼中的名声。

这件事之后,受尊敬的美国教育家通通都退缩了,数十年来,他们一直保持距离。一直到70 年代,有少数几个勇敢的人开始重新回到这条路上。但一直要到近期,也许是大约前十年,漫画才比较被美国教育家广为接受。

漫画书和图像小说终于重新回到美国的教室中,甚至发生在我以前教书的主教奥多德高中。

我的一位前同事,史密斯老师,把斯科特麦克劳德的《漫画原来要这样看》用在他的文学与电影课,因为那本书能提供他的学生一种可以用来讨论文字和影像之间关系的语言。柏恩斯老师每年都会指派漫画短文作业给他的学生,要求学生用影像来处理散文小说,要他们深思,不只深思故事本身,还有说故事的方式。

莫拉克老师用我自己写的《美生中国人》来教她「英语 1」的学生。对她来说,图像小说是一种很棒的方式,可以履行「共同核心标准」。该标准所说的是,学生应该要能分析视觉性元素对于一段文字的意义、调性,以及美有什么贡献。

康兹老师为主教奥多德高中建立了很了不起的图像小说图书馆馆藏。康兹老师和她所有的图书馆同事都真的一直在最前线拥护漫画,80年代初期,有一篇学校图书馆期刊的文章指出光是在图书馆中出现图像小说这件事,就让使用率提升了约80%,也让非漫画素材的流通率增加30%。

因为美国教育家再次对漫画产生兴趣,美国漫画家受到鼓舞,现在制作出了比以前更多专门为幼稚园、小学、中学教育设计的内容。

当中许多内容是针对语言艺术题材,但也有越来越多漫画和图像小说开始处理数学和科学的主题。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的 图像小说就像是未知的领域,已经准备好被探索。

美国终于意识到漫画书并不会造成青少年犯罪。

它们确实属于每位教育者的工具包。没有任何好理由要阻挡漫画书和图像小说进入幼稚园、小学、中学教育。它们能以视觉方式教学,它们给予学生那种遥控器。教育潜力就在那里,只等待着被像各位这样的创意人士给释放出来。谢谢。(掌声)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 END –

来源丨TED英语演讲课,系作者TED内容

编辑丨田佩

星教师投稿邮箱

xingjiaoshi@dett.cn

星教师热文

期末清单

阅读单

复习攻略

高考作文

暑期推荐

慢教育

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漫画书=课堂的禁书?不,它属于每一位老师的工具包

点击图片,或“阅读原文”,一键报名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