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文| 成都抚琴小学 李欣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误打误撞,我参与了张祖庆老师“蒲公英大学系列网课十一讲”。

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蒲公英大学的一位学员提问:“在您的人生中是什么让您得以快速成长的?”

瞬间,全线安静。

张老师默了一刻,在网络那端敲下这样的文字:“没有挫折的人生不值一提。”稍后,他补充了一句,“知道疼痛,生长开始。”

我坐在电脑面前,沉默了很久。

01

我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波澜不惊的读书生涯,波澜不惊地工作生活。

我平淡地教着书,一度认为它很简单。

语文,不外乎是带着孩子读一读,勾一勾,写一写,有兴趣时读读教参,倦怠了就直接看看教案。

以读代讲以生为本情感态度价值观,这些我都懂;叶圣陶的理论,陶行知的方法,情景教学交际语境,这些想着都费劲,和我的课堂无关。

工作那么多年,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我都花在了市井八卦、追星追剧、家长里短之中。

已经有十五年教龄,无法再用“我还年轻”来掩饰自己,教学中的无力感深深地让我陷入迷惘和巨大的压力。比起20多岁时,我更害怕领导听课和公开发言。

是的,我的水平在倒退。

我不知该怎么办。终于,领导说,下学期你来做办公室工作,语文你可以不教。

那一刻,我甚至松了一口气。

可无法入眠的夜晚,我的灵魂有种隐痛。

工作之初,我也曾那样渴望成为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听懂了张老师的话,我才明白,我以为的顺其自然的没有挫折的生活,就是我的挫折。懒惰让我在语文面前力不从心,即使一篇再简单不过的课文,我做不出教材分析,看不出重点难点,我没有年段意识学情意识文体意识,我甚至不知道学生可以学到什么。我不会教作文,不会评课,没有看过一本和专业相关的书。

曾经的懒惰在岁月里积聚力量,最终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耳光,打在我心里,隐隐作痛。

02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即将告别语文教学的时候,我会去听张老师在蒲公英大学那么专业的讲座。在此之前,我在无数培训和讲座中百无聊赖津津有味看着小说。

直到有一天,一个教数学的同事对我说,知道张祖庆老师吗?他的人生就是教科书。你是教语文的,起码你也知道下小语界一流的水平是什么样子的。

我犹豫了下,然后报了名。

也许我想用这种方式来纪念?

也许是因为要放弃了反而有不舍?

也许是潜意识里自己还想改变?

……

我至今说不清。但毋庸置疑,这次课程,彻底改变了我。

《走出职业生涯的沼泽地》,第一堂课。老师娓娓而谈,群里讨论热火朝天。我不敢发言,却听得极其仔细。因为当时的我,就如过沼泽。我需要知道怎么找路。听完第一节,我不敢再有丝毫敷衍之心,此后每节课,我都准时在线。

《文本细读与教学设计》,这是第二节课。教我们如何解读教材。这其实语文老师应有的基本功,但是或许是它实在太基础,所以真的少有老师愿意抽丝剥茧的层层指点。因为,这也是最考验导师能力的地方。

《上好公开课的绝招》,第三课。这节课的上法独特,首先是提前收集老师们关于公开课的疑惑,归纳整理成十问,然后课上回答,在线讨论。最核心的两个字是,实用。我们都要面对公开课,我们必须学实用的招数。

《做自己的课程建筑师》,第四课。

……

十一节课,全面而精致。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我不想用什么“收获满满”“受益匪浅”之类的词来形容我的听课感受,我觉得用它们都有点敷衍;

我也不想夸赞老师的课程有多么的好,甚至有可能因为我的浅薄,我都还没有真正理解它的精彩之处;

我只想说,平庸如我,我可以听懂,我觉得实用,我想去尝试。

当我的许多困惑在张老师的讲座中找到答案,当他的那段话最终触动我的灵魂的时候,我沉默了很久。

“知道疼痛,生长开始”。张老师的话,点燃了我。没有人可以拯救我,我必须从疼痛的地方开始生长。

03

我在一片不理解的惋惜声中辞去了行政工作,重新回到我极不擅长的语文一线。

领导说,以前你的语文教得不好。

领导说,我尊重你的决定,但不赞成。

没有一个人赞成。

我没有任何后盾,也许我唯一的后盾就是张老师。我相信他传递我的理念和教给我的策略足以带给我教学上的改变,我相信他的人格力量以及带给我的信念足以让我坚持下去。

我参加了蒲大课程最后一次的拜师竞选比赛。这其实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主动参赛。我深知我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成为老师的弟子。但我想试试,至少我曾经尝试。

我的人生,只能由我自己来定义。

张老师最终将参与竞选的十个人组成微信团队,并给它取了“爱飞翔”这个名字。他说,你们十个,是学习共同体。我知道这是老师最大的善意,他不忍拒绝任何一个渴望学习、认真努力的学员,哪怕我们真的只是一群水平参差的草根老师。

我由衷感谢老师的决定,我就此结识一群灵魂闪光的人,丁丁、建建、灰灰……我们叫着彼此的昵称,互相鼓励,一起跟着张老师,学习,研讨,分析,设计。即使如此繁忙,老师也时常在群里扔出学习资料,我们相互监督着作业,鼓励着成绩,安慰着失败……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我终于扔掉了一箱子的言情小说,取关了数个明星微博,不再迷恋韩剧欧巴;

我开始看课堂实录,听各种教学讲座,关注教育论坛上大家的讨论和推荐;

我试着反复观摩张老师无数经典的课例,逐一批注式阅读,写下自己稚嫩的课评;

我阅读着“祖庆说”几乎每天更新着的精彩教育论文和教学叙事,试着篇篇写感悟;

我甚至开始研究课程,参加张老师的电影课程学习班,参与张老师的电影课程设计;

……

我用我的方式,开始了真正的学习。

慢慢地,我被自己点燃了。

04

当35岁的我第一次站在区级比赛的讲台上,

当在寂静的夜晚我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当周末我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响在空荡荡的校园,

当好容易请到专家对我说,你怎么没有课感?

当我再次拿到全场倒数的成绩,

当我数次反反复复地试讲,

当我累的连上楼梯的力气都没有,

我都会想起张老师的那句话——“知道疼痛,开始生长”。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给了我坚持的勇气。

两年了!

我从上台照着念稿子声音都在发抖到语文赛课、班主任技能赛、网络空间评选等数个全区一等奖,从最普通的一个老师成长为区学科带头人。

很多人都会用“进步巨大”来形容我,但只有我知道自己有多努力,有多辛苦,同时,有多快乐。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大家看到的可能是结果,却看不到过程。张老师常说,不要和别人比,但要和自己比。挑战自己才会有真正的快乐。自我认可是努力的最高褒奖。

找准方向,跟对老师,用对方法,这是我这两年中最深刻的总结。昨天得到区微主题决赛的一等奖,一个老师悄悄对我说,刚刚评委在议论,说你的表现是最好的。

若是以前,我一定会觉得这只是安慰和鼓励,但昨天,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当然,我背后的团队,也是最好的。

有人说我的运气很好,遇到很多机会。的确如此,但我最大的运气是在张老师的教导和鼓励下,走出了精神沼泽,自此,我走出了职业沼泽。

其实张老师不是我可以用什么辞章准确形容出来的,元气淋漓富有生机的的人总是不容易理解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对语文教学如此痴迷,对工作如此精益求精,这么高高在上却有颗草根教师的心。

我只能借用稻盛和夫的话,他就是个“自燃之人”,拥有足够的热度和力量,影响愿意跟随的每一个人。

慢慢地,你也许也变会成一颗小小的星星,自带光芒。

“星星发亮,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

——圣·埃克絮佩里。

亲爱的,你,愿意发亮吗?

我愿意继续跟着张老师,做点亮自己的星星,让更多的孩子“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

说此话时,我必庄重。

今年十月、十一月,张祖庆老师应蒲公英大学之邀,推出了升级版的课程。课程内容,详见和张祖庆老师一起,做个创意无限的星教师。

以下为课程大致信息——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9月3日推出的“早鸟优惠”在两天时间内已被抢售一空,即日(9月5日)起恢复原价,剩余席位有限,请各位老师们抓紧时间报名占座!

从疼痛处开始生长

↓↓↓ 点击”阅读原文” 【一键报名】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