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图丨网络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著名数学特级教师俞正强有个出了名的本事,和学生聊着聊着,就把课给上得精彩了,学生们收获了,他自己也进步了!

他讲的三个故事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个好的教育者是如何炼成的。

1

故事1“如果你能让他们忘记吵!”

—— 学生不听课,老师有责任

我刚工作的时侯,上课一遇到学生吵,就很生气。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不是上课学生要吵,要打断我上课吗?我就给他们立了一个规矩:上课讲话不要紧,但不要吵到让我停下来维持课堂纪律。让我停下来也不要紧,但不能让我一堂课上停三次,因为这样就没法上课了。如果停三次的话,那我就罚学生放学后在教室里静坐15分钟。

我这是跟他们讲好的,他们也没办法。想想也是应该的,课堂上这么吵,那些想学习的学生也会感到很烦。

有一天,真的有个小朋友让我停下来三次。我说:“好,第三次停下来了。今天放学后,大家都要留下来静坐。”到了下午,学生们就乖乖地留下来静坐了。那天我很得意,觉得自己的这个办法很聪明。

等我让他们回家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拿着一个作业本过来了。“咦?”我很惊讶:“你怎么把作业拿来了?我们今天又没留作业,你为什么把这个本子交给我?”她说:“俞老师,你看看,你看看。”说完,她就跑了。我打开作业本,一下子就看见她本子里写的话:“老师,您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这怎么会是浪费呢?我在这个孩子的作业上批复:“好的纪律是好好学习的前提,可爱的小姐!”可是,第二天我又看到了她写的回复:“俞老师,如果你能让他们忘记吵,算你厉害!”我当时看了这句话,马上就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我觉得学生看不起我。她的潜台词好像是:“你是老师,有什么了不起?你有本领,就让学生忘记吵。”

那天,我想了很多。她给我的警示是:老师不要凭着自己的权威一味地要求学生“你要听,你要听”。老师应该思考自己的课到底上得好不好。如果上得不好,凭什么要求学生认真听?这对我的教育实在是太大了。我以前从来没这样反思过。我总是认为,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学不学都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反正我上课认真地讲,学生不听就是学生自己的责任,更是学生的损失。

这种思想其实很不对。作为老师,让学生在课堂上忘记吵是他的一个重要任务。因为学生还是未成年人,不是大人。他们的自律能力很差,他们是要吵的、要动的。如果老师上课上得很精彩,学生就会在课堂上忘记吵,上得不精彩他们才会吵。

像这种情况,有的老师可能把作业本一扔,说她两句也就过去了。我呢,可能就有这么一种素质,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这个关键事件给我的影响是:以前我只想着应该怎样上课,现在我想的是应该怎样把课上好。所以,我总是说,是学生在帮助我长大。学生始终是我们的老师,他会在突然之间像一道闪电一般点亮了你的脑子,让你顿悟。这种感觉有点像佛教的“当头棒喝”,令人醍醐灌顶。

2

故事2 “老师,你进步了吗?”

—— 老师其实也是需要进步的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教书第三年。那时,我做四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都喜欢问小朋友一个问题:“一个学期下来了,你们跟我说说自己有什么进步啊?”我要求每个人最多说一两分钟。小朋友们就说呀说。

一个小女孩举手,我把她叫起来。我问她:“你有什么事啊?”她说:“俞老师,我不敢说,我说了怕你不高兴。唉,我看还是不说算了。”我说:“不可以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俞老师对你们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们也应该对俞老师这样呀。”

她就问了:“俞老师,那你说说,一个学期下来,你有什么进步啊?”哎呀!本来是我问小朋友的问题,结果她这么反过来一问,嗬!那些小朋友的眼睛就像放电一样“刷”地射过来了。

我感觉就好像有很多大灯泡聚焦在我身上,让我有一种发昏的感觉。这时我才突然发现我们做老师的有一个误区,总是想着问学生:“你进步了没有?”其实,我们经常忘记问自己:“我进步了没有?”

当时,我心想,今天肯定完了。我有个特点就是小朋友都很喜欢我,这个班我带了一年了,如果我说自己的进步不大,只是一点点的话,小朋友听了,可能就对我不再感兴趣了,就没有那么喜欢我,不再佩服我了,那肯定是不行的。

如果我说自己进步很大,可我又觉得自己没有很大的进步啊,毕竟这才是我教书的第三个年头。正好,那节课也快结束了,我就耍了一个滑头,对学生们说:“时间差不多了,让老师把这个问题作为家庭作业带回去,明天向大家汇报,好不好?明天我就回答这个问题——‘我这一学期下来有什么进步’。”学生很不情愿地摇摇头。哈哈!他们其实也很喜欢看老师的笑话的。

那天晚上,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进步了没有”。作为老师,我一年应该有哪些进步。作为老师,我该怎么向学生交代。那时不像现在这样提教学反思,也不讲专业发展,连“专业发展”这个词都没有。一般教师教书也就是求个养家糊口,不怎么想个人的发展问题。那个孩子的问题给了我启发。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一上课,我就对学生说:“同学们,你们昨天问的那个问题还记得吧?”“记得!”学生们回答得很响亮。“那你们说说看,俞老师这学期有什么进步?因为我不知道有啥进步。”

然后,有的学生就说:“俞老师,我发现你的普通话进步了不少,以前你讲课有好几句话我们听不懂,现在全部听懂了。”有的学生说:“你还有一个进步就是,以前有时骂我们,现在不骂了,还经常搓搓我们的脑袋,这让我们很舒服。”……

我听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很感动。我说:“我教你们一年了。昨天你们提的问题,我老实跟你们讲,我想了一个晚上,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进步了。但是今天你们讲了我这么多的进步,老师很感动。你们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老师其实也是要进步的。”

教学相长,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感觉我应该进步。我从心底里感激我的学生。就这个故事,后来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老师,你进步了吗?》。

3

故事3 “我为什么要补课?”

—— 学生告诉我,老师也会错误

以前,我做分管教学的副校长时,把全面提高教学质量作为中心工作来抓。

当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每天放学之后,把学习困难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再学习半小时。因为学校比较大,每个班规定只能送6名成绩不够理想的学生,每个年级组织成一个班。

有一天放学后,我听见自己班的教室里有哭声。我忙跑过去,看见一位本该去集中学习的学困生很伤心地在那里哭。我问他:被谁欺负了?哪里痛了?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问了很多我认为值得他哭的理由,可是我越问,他哭得越响。

看看没效果,我只好拿出教师的架子来教育他:“五年级的学生了,不要一味地哭,要学会表达,好不好?”过了一会儿,这个孩子抬起头,眼里全是泪,几乎是愤怒地瞪着我:“你为什么要让我去补课?”

我一听,觉得挺奇怪,问他:“补课有什么不好?你成绩还差着呢。”我一说完,他就对着我喊:“可是我不想,难道只有这样补课才能进步吗?”看着他一脸的委屈与愤怒,我再也说不出话了。

至今我还记得那时的惊愕与迷惑,我让他先回家,让我好好想想。

我发现,我们老师是经常犯错误的,而且很多错误犯得理直气壮。比如组织学生补课这件事,我们自以为是好事:学习有困难,学校安排免费补课,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可我们并不了解,这样的好事往往是一件令学生伤心的事,因为在我们的思想中有一个误区,以为自己认为的好事对于学生一定是好事。

于是,我们把自己的想法作为一种事实强加给学生,而没有去思考学生怎么想,这是一种多么霸道的错误啊!我们老师其实经常伤害学生,伤害了学生不说,还自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学生好。有了这个理由,教学中的很多错误便心安理得地发生着。

事实上,学生的很多想法与成人是有区别的。这种区别是大多数学生所不敢表达的,也是大多数成人所不曾体会的。

所以,以后我在学生学习出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位学生的质问:只有这样补课才能进步吗?

是的,应该有更多好的办法,需要我们用心去寻找。

教师的任务是吸引学生,让他们忘记做别的事

文/俞正强

课堂,是一个师生活动的时间与空间。这种活动指向的是教学目标。所以,教师们通常会追求课堂的有效或高效。不过,我们把我们的课堂教学的追求定位在生动,有时候,可以为生动而牺牲一些眼前的有效。

这种认识,源于我的一次经历——

多年以前,我一直认为,作为教师,我的任务是讲明白,学生的任务是听明白。

为了保证让学生专心听,我们制定了课堂纪律。除了纪律,我的眼睛不断扫描每一个学生,或用眼神、或用问题、或用其他我能用的手段提醒走神的学生。至于个别开小差严重的学生,眼神和问题已经无法达到目的了,就会用罚站等幅度比较大的行为,而这些幅度比较大的行为往往阻断了教学进程。

我很苦恼,于是,我规定:一节数学课,如果同学们让我停下来组织教学达到三次,全班同学要一起“练习”静坐。很显然,我想通过“同学们”的威力吓住个别学生,以弥补自控力的不足,本质上是“诛连”。

一天下午,因为一位学生的缘故,全班同学一起“练”静坐半个小时。事后,数学课代表来到我的办公室,交给我一本作业本。我有些诧异,翻开本子,发现里面写了一句话:

如果你上课能够让他忘记吵,算你厉害。

下之意,十分鄙视我的“诛连”行为。我顿然之间,有了一种吃苍蝇的感觉。“诛连”,是无能的证明。

那天晚上,我在反思中发现我和学生间的一个差别:

我认为:学生听不听课是学生的责任,教师的任务是控制学生的听课状态;学生认为:听不听课是教师的责任,教师的任务是吸引学生,让他们忘记做别的事情。

控制,用纪律,用教师的威严。那么,吸引呢?吸引用什么呢?

我拿什么吸引学生呢?我拿什么让学生忘记吵呢?

就在这次思考中,我明确了我的课堂追求:生动。用课堂的生动吸引学生,让他们忘记吵,不用纪律,不用威严。

那么,如何让课堂生动起来呢?

明白道理已是不容易了,要做到就更不容易了。这么多年来,每当发现学生在课堂上走神,我就警醒了,概括来讲,课堂的生动有这么一些体会:

首先,教师本人要深刻地喜欢这节课。有时候,数学课是枯燥的,但学生看你那么起劲,也会跟着起劲的,这叫感染。所以,教师对本课的深深喜欢是生动的基础。

其次,教学材料的选择要使学生有新鲜感和亲切感。新鲜感就是材料不要老是重复,亲切感就是材料来自学生的生活。

再次,教学材料展现的“序”要透气,透气是指课堂节奏松紧有度,材料简洁,用一份材料或一份主材料,没有堆砌感。活动组织强调动静搭配,独立和合作兼顾。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教师要想明白学生对数学问题是怎么想的,只有知道了学生是怎么想的,教师的问题才能问到学生思维的痛处、痒处。一石激起千层浪,生动便不期然地在课堂上弥漫开来。

小学生的情绪思维十分明显的,一开心就聪明。而生动,总会带来师生间的快乐情绪。

我们现在有一个数学工作室。一群人在一起,生动的课堂成为我们的共识和追求。

生动有时候是快乐的,有时候是郁闷的,有时候是痛苦的、有跌宕的,绝不千篇一律。

生动也不是恶俗、搞笑,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机智。

给孩子生动,吸引他们。

给自己感动,幸福我们。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俞正强:我有一种素质,就是愿意接受学生的帮助

– END-

本文转载自风铃教室

作者丨俞正强

编辑丨方娇

星教师投稿邮箱

xingjiaoshi@dett.cn

星教师热文

成长教室

思维导图

幸福教师

栏目文章

手机使用

慢教育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点击图片,或“阅读原文”,一键购买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