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摄影丨高蕾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一壶茶、四盏杯,坐在茶桌前,他不急不缓地烧水、放茶、倒水……一切动作娴熟、流畅,当沏好的茶叶散发了阵阵茶香时,他气定神闲地喝了口茶,并打开了话匣子,“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生活。我喜欢喝茶,家里面各种各样的茶都有,为此,我专门开设了茶道这门课程,教学生如何品茗、如何泡茶、如何沏茶。在学校接待外国友人的时候,我们班的学生还表演茶艺欢迎他们的到来。”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初见郑文老师,他身穿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浓黑的板寸头,宽阔的前额,脸上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作为80后的青年教师,郑文谈吐严谨、老练,身上有一种学者型的气质,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特别多元化,一般不太像个老师,尤其不像一位天天在学校把学生守着,要求他们学习的老师。”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这个不太像老师的老师,却更像是一个学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他课余好读书,家有40000余册各类藏书。不夸张地说,跟一家学校图书馆相差无几,很多书籍还是市面上买不了的珍藏版。一遇到休息日,便待在家里,沉迷于知识的海洋里,那份闲情逸致,叫星宝羡慕不已。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这只是郑文老师藏书中的冰山一角

今年10月,他编著了重庆市地域文化研究专著《重庆古迹掌故诗文萃要》(全书20余万字)正式出版发行,引起了文化圈的热议。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由他主编的校本教材《风信花开——跟着二十四节气学语文》《千古重庆一卷书》在重庆一中开课,深受学生的喜爱。

听说他目前还以近代109位语文教育家的思想和实践为研究个例,系统梳理百年以来语文教育的历史……

1

一个连故乡都不了解的孩子,未来何有情怀可言?

我是四川人,从小就对传统文化特别感兴趣。来重庆工作后,有一次给学生讲重庆有关的地名故事,发现很多学生连听都没听说过。甚至有的孩子只往返于家和学校,主城区的很多地方都没去过,这让我发觉,一个连故乡都不了解的孩子,未来又何来情怀可言。

这不是个例,就连重庆本地人,很多也不了解当地的文化,比如能不能背出一首与重庆有关的诗,能不能背出一首重庆诗人写重庆的诗,能不能背出一首古人在重庆写的诗,恐怕他们都不能做到,这就是文化的缺失。

今天很多外地游客将重庆定义为一个网红城市,只知道轻轨穿楼、重庆夜景等,了解最多的也是它的码头文化。但其实,重庆曾经在历史上有很多丰富的文化形态和文化精神。我们应该有这种文化的自信力。

作为一名中学老师,我的学生大多数都是重庆人,他们内心应始终保留一种乡愁。于是,我开始结合自己的文学背景,希望可以把我的学术成果进行转化,并作用到中小学,然后把它转化为课程,让中小学的学生去感知文化的传承和魅力。

我编写了《千古重庆一卷书》的校本教材,尝试把重庆地域文化引入课堂,将重庆城重要的山山水水、历史、地理、人文、风情,通过讲故事的方式说给学生听,更鼓励家长在空闲的时候,带着孩子们一起到山山水水中寻找祖宗的痕迹。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渐渐地,我萌生了为重庆古迹梳理版图的想法。这是从内心自发想去做的一件事,除开兴趣所然,也由衷地希望将收集起来的资料——《乾隆巴县志》《同治巴县志》《道光江北厅制》等书籍集结成一本萃要。随着对重庆文化的深入了解,越觉得有必要写这样一本书,越想为重庆文化尽一点自己的力量,更想给后人留笔宝贵的财富。

于是利用三年时间,我通读了重庆历代方志和参考文献一百余种,只要跟重庆地域文化有关的书籍,统统买回来阅读,加上实地走访,将重庆古迹的历史和现状逐一梳理,最后将历代诗人题咏古迹的诗文进行了编选和考证。

比如现在大家常来重庆打卡的网红地——洪崖洞,亦名“滴水崖”,有宋元丰年间苏轼、任仲仪、黄庭坚题刻,不过现今他们的题刻早已不在,而“洪崖滴翠”为王尔鉴评定巴渝十二景之一。其实洪崖洞得名,与道教传说中仙人洪崖先生有关。

在《重庆古迹掌故诗文萃要》这本书里,共分为名山、峡江、城防、宫观四卷。每一卷又根据古迹本身的属性进行分类,比如,名山卷里包含名山部、山岩部、奇石部,巴山、涂山、缙云山、歌乐山、铁山坪等都名列其中;峡江卷里有嘉陵江重庆段、寸滩、牛角沱、唐家沱,城防卷里有浮图关、上清寺、七星岗、洪崖洞,也有府学、巴字园、金碧台等古迹。每一处古迹,我都用“古迹掌故”来讲述了它的故事,后面则是关于古迹的古诗词。整本书中,共梳理出了传统主城九区的105处名胜古迹分布。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重庆古迹掌故诗文萃要》后面附了一张《增广重庆地舆全图》,这是现存最古老、描绘重庆城最详细的古地图之一,该图详尽地描绘了一百多年前以重庆渝中半岛为中心的重庆古城的地貌及街市

下一步,我将根据中小学生和外国学生的特点,设计一套有关重庆地域文化的课程——重庆文化十堂课,让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一步一步深入地了解文化,永远记住故乡曾有的模样。

2

我眼中的语文宏观、中观、微观

我的家中,收藏了40000余册藏书,与一般读书人“书非借而不能读也”的做法不同,我喜欢的书,都要买回来,反复看、反复读,直到看明白为止。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语文其实是一门容易跨界的学科,但我更愿意追求它的“本源本色”,希望语文尽量就是语文,让它更纯粹一些。现在,对语文的认识有了深层次的理解,我的语文思想主要建立在三个维度上面——即宏观、中观和微观。

宏观

在一个大的层面,我们的学科到底有哪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体系?这些体系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联系?这些都是语文老师首先要去厘清的问题。

比如“比喻”这一知识点,一般分散在初中三年的语文学习中,我们要根据学生的年段,设计出立体的,循序渐进的,关于“比喻”的知识体系。初一可以认识比喻的基本形式,初二可以了解比喻的变式,如博喻、本喻体互换等形式,初三就可以引导学生思考如何深刻地运用比喻。

中观

当着眼于一篇一篇的课文时,如何把一篇一篇课文组合起来,又可以构成相对独立的教学单元。

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见”主题,我将初中课本上所有描写人物第一次见面的内容提炼出来,并放在一起。以鲁迅的文章为例,他在作品中,提到过二位老师,其一是在《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寿镜吾老先生;其二是在日本仙台求学时教授解剖学的藤野严九郎先生。对于这两位老师的初见,他是这样描写的:寿镜吾老先生是一个高而瘦的老人,花白头发,戴着一副大眼镜;藤野严九郎先生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

如果我们从写作资源来切入,他跟这两人的初见都是按照一个模式来写的。第一点是整体轮廓,要么高而瘦,要么黑瘦。第二点是抓住他们的某一个特征,要么花白头发,要么八字须。第三点是身份特征,戴着一副大眼镜,或者戴着眼镜。

分析后,若我们用白描式的写作手法描写第一次相见的人物时,就可以学鲁迅的三步走,第一步整体轮廓,第二步某一个的特征或者是年龄或者是其他,第三步则是一定要点出他的身份。

又比如把课本里所有与长江有关的诗文联系起来,做成“诗文里的长江”一课。北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唐代李白的《峨眉山月歌》……还有很多和长江有关的诗文都可以在这个课程里面进行串联学习、重组复习,给学生清晰地展现长江的一景一貌,一张长江流域的地图便可勾勒出来,从长江的这段到长江的那端,沿途都有风景,老师指到什么地方然后就回顾、重温所学的相应古诗文,相当于把整个长江旅游了一遍。

微观

语文真正的魅力是在微观上面,通过一个标点符号,一个字,一个词,一组句子的使用手法,组成段落的独特内涵,才能找寻每篇文章真正的秘密所在。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比如《小石潭记》这篇文言文,里面记录了唐朝诗人柳宗元和几个友人一起发现小石潭并旅游的故事。小石潭的潭水特别清亮,他便用了“悄怆幽邃”四个字来形容,以往我们在讲文言文的时候,主要做诠释性的教学工作,把这个词的意思翻译出来即可。现在,我把它设计成课程,发现“悄怆幽邃”的声音传达和古人当时的心情是结合在一起的,柳宗元的心情也能够得以表现。

又比如,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这篇词中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为什么她会写这样的一组字。我们读这段词,从唇齿上发出来,就没有开口呼(中国传统音乐里面有四呼——开口呼、齐齿呼、合口呼、撮口呼),如果古人表达非常喜悦的心情,会发现他所用的词语基本上是开口呼,就是嘴张得很大;如果是一些悲惨的声音,他基本上都是一些齐齿呼,即在啮齿上发出来的声音,嘴形不是很大。通过这样讲解可以帮学生理解声音的传达。若从微观的角度教学,就能微到一种词语发音部分的讲授上,而这些全部可以作为我们教学的素材。

只有把宏观、中观和微观这三个角度切进去,语文课程才是一个具有生命体的学科。

3

语文老师,也要“辨章学术,考镜源流”

现阶段,我醉心于语文教育方面的课题研究,正忙于以近代109位语文教育家的思想和实践为研究个例,系统梳理百年以来语文教育的历史、语文流派的演变模式,从中得到更多的启发。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但在研究、梳理的过程中,我发现,现在很多惯例、理论前人早已提过,而且还都源自先贤说过的话。

我不禁想,什么是语文的本源?我们身处求变的时代中,语文回到本源了吗?在我看来中国的历史、先贤就是我们的本源,可是却没有真正把前人说的东西继承下来。大多数时候,我们总是在重复走前人走过的路,却并没有把他们的路走好。很多语文老师,只看到这篇课文里面的教学目标,认为完成就算可以了,但是背后的原因他不曾多想,这正是我们语文老师所欠缺的。

中国传统文献的核心功能在于“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也是我所追求的。将各类著作按照科学、系统、辨证的原则进行分类,将各种学术派别和流派的作品、论著进行梳理,分门别类,将其来龙去脉考证得像镜子一样明净透彻。

实际上近代史以来,清朝洋务运动大臣、近代史国文学科之父张百熙在《癸卯学制》里面,首次把语文作为一门学科独立出来,构建了一个真正具有现代意义上的学科。之后,民国时期的先贤已经在这门学科的构建上提出了大量的理论,直到解放后我们参照了苏联的基础教育,到现在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可是语文学科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还有好多老师没有系统地了解和梳理语文史,根本没有弄明白语文学科到底是什么东西?先贤们曾经提出过哪些理论?他们做过哪些探索?其实很多有效的探索前人已经做过,例如现在提倡的整本书阅读,朱自清、叶圣陶他们早已提过了。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郑文老师家中随处堆满了不同种类的书籍

那今天的语文教学还缺少什么?在我看来,缺少一个系统的梳理过程,一种承前启后的做法。

当代语文老师,都想提炼出自己的观点,其实所有这一切不是语文学科本体,而语文本体是时间形态里面涌现出来的思潮思想,这些对于今天的语文老师来说,有多少进行过了解。

大多数老师可能都不知道上世纪80年代、60年代、40年代、20年代的语文老师做过什么?现在的老师更关心是否完成了教学任务,是否多做了一些实际的课题。但是,教育更需回归本源,回到母体,找到语文学科以前到现在这中间的内涵,探寻到底靠什么纽带让语文学科走到今天,才能更好地关注语文学科的未来,而这才是具有前沿性的内涵。

拿着课本教课文,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我们需要补充语文背后的知识,如果连这些都不重视,听风就是雨,今天要精准阅读,明天要整本书阅读,也就没有逻辑可寻了。鉴于此,我特别想梳理一份语文百年教育史的资料,目的就是为了“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让大家可以更深刻地传承和认识语文这门学科。

只有认清前人的理论、方法、探究,才能知道未来应该做什么。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郑文 星教师

一位“学者型”老师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专访丨80后老师家藏4万册书,他说:教育更需回归本源

– END-

本文为星教师原创转载请后台授权

采访 | 田佩 陈薇

撰稿| 陈薇

摄影丨高蕾

点击上方【星教师】→点击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星教师投稿邮箱

xingjiaoshi@dett.cn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点击小程序,一键订阅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