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联盟校年底栏目是继PBL联盟校半年总结:时间看得见之后的第二次总结栏目,共分为“年度PBL教师”“年度PBL学校”“年度PBL核心十问”以及“年度课程研究”四个栏目。

PBL联盟校隶属于蒲公英教育智库学校内涵发展研究院推出的学习方式研究共同体,自2017年底面向国内全日制小学发布招募计划,至今已有24所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学加入到了联盟校共同体之中。联盟校成员多为在跨学科统整以及主题统整课程上有一定尝试经验,但对于未来课程发展有更高希冀的全日制小学。其中公办学校占比85%,民办学校占比15%。联盟校以“从理念到课程、从课程到课堂、从课堂到文化”为共同成长路径。

王飞雪:“跨学科?单学科?课堂融合?”

——PBL如何在单学科、跨学科、课堂等教学情境中落地?

案例分享者:王飞雪,从教二十余年,语文小教高级教师,2018年在寻找最美教师活动中被评为卓越者。系蒲公英项目式学习联盟校——佛山市罗格实验学校项目式学习负责老师,2018年蒲公英项目式学习第一届课例设计及实施比赛特等奖获得者。于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第二届重庆市小学评价峰会为上千名与会者进行过成果分享。

教育改革需要完成两个转变:第一个转变是从“知识传授”转向“能力发展”,第二个转变是从“教师主导”转向“学生自主”。已经有许多教师认识到“能力发展”比“知识记忆”更重要。但是,在学校中真正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教育”尚任重道远。学校已演变成批量化生产劳动力的“人材工厂”。

在现在的学校中,一个老师可以同时给几十名学生上课,大大地提高了教育的效率,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教育中人的个性的丧失。

在罗格实验学校的实践中我们发现PBL这种创新的学习方式可以尽可能地帮助每一个“人”适应这个世纪变化的“全人教育”, 学习过程的多样性能够激发孩子多巴胺的分泌,让孩子在主动学习的过程中习得重要知识及跨学科技能。

PPT演示考核评估、团队合作评估、批判性思维评估等评估的多元化为孩子们带来无限的挑战。教师、学生不断的接受各种挑战每天都有新鲜感,学习热情高涨,每堂课结束后都会追问:下次PBL课是什么时候?家长们也纷纷表示这样新颖创新的教育模式总是让他们惊喜不断。

——王飞雪执教感言

源于语文学科的PBL初体验

我们如何在语文学科的过程中自然孵化出一个Project(项目)?

在进行《桂林山水》等写景文章的学习时,孩子们突发了一次讨论——

生:我跟着爸爸妈妈去了许多旅游景点,但去了一次就不想去了。

生:是啊,老师我觉得文章写的很美也让我有了想去的冲动,但会不会也是去了一次就不想去了呢?

生: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桂林我去过了就不想再去了。那些都是爸爸妈妈喜欢的,不是我喜欢的,世界上有没有一个地方让大人孩子都喜欢而且永远都不会厌倦?

生:有些景点很脏、很乱,花这么多钱建景区,人们去了一次就不去了不是很浪费吗?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自己设计一个理想的景区吧!

当头脑风暴共创的激动之后是作为教师的我的深思:应该怎样去设计学习的学习路径,才能引导孩子从真实需要出发,回归学生、回归语文、回归个性,在以完成课本教学任务的基础之上开展深度的学习?经过与学生、与项目组老师们几番思量后进行了以下设计:

1.任务设计——像创造者一样再构

对教材进行梳理后,我开始思考,此刻的教学设计不应该以完成教学任务为目的,而是应该从学生的真实需要出发,回归学生,回归语文,回归个性。于是,我对教学安排进行了调整,用单元整合的模式展开教学:以教材内容的学习为载体,以真实情境中的问题解决为导向,学生在任务完成的过程中,学习并掌握课程标准中要求的知识、技能,培养孩子审辩式思维能力。

在此基础上,通过小组合作,学生生成个性化的语言和表达形式,对学习成果进行汇报,完成了识记–理解–运用–分析–评价–创新的学习过程。

学生回顾锚定问题,反思导引问题。全班范围内针对具体研究的问题进行头脑风暴—-回顾去过的景区的吸引力,思考现在什么样的景区才能适应并吸引不同人群?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作品预设:设计一处新型旅游风景区

驱动问题:回顾去过的景区的吸引力,思考什么样的景区才能吸引并满足不同人群?

时间:十课时

课内素材:课文《桂林山水》、《记金华的双龙洞》、《七月的天山》、IT技术

2.开放学习时空——像科学家一样探究

小学阶段的孩子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渴望,探究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天生的本能。但是他们的学习经历并不丰富,我们如何让他们能够像科学家一样进行探究?在设计语文学科的项目式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尝试打开学生的学习时空:

课内探究

学习文本素材《桂林山水》、《记金华的双龙洞》、《七月的天山》《西湖》等,在课堂中,学生们还要了解观察表如何填写,可以从哪些途径收集素材。对于收集到的大量资料,如何进行关键信息提取?随后,充分将项目化学习的时空进行延伸。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课外探究

课后,孩子们可以去阅览室、图书馆查阅资料,可以上网查找,也可以利用双休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公园、游乐场等地方实地观察。

探究的过程中,学生不仅经历了科学探索,同时也发展了语文素养。收集素材时,尝试着提取有效而关键的信息。进行观察后,用符号、涂色、语言描述等方式记录信息。一系列活动自主探究的活动又为后续的个性化表达做好了充分的铺垫。

3.发展多元智能——像艺术家一样创作

项目式学习中的各类艺术表达也激发了学生的语言表达兴趣,丰富了其语言表达形式,提升了其语言表达质量。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4.注重成果展示——像演说家一样报告

众所周知,语文学习关系到人的终身发展,发展学生思维、提高言语表达能力无疑是语文学习的重要目标。无论口头表达还是书面表达都必须经历信息的提取和传达、内容的复现和改造等过程。

但在实际教学中我们发现小学生,尤其是低年级学生由于语言积累有限或缺乏表达的素材,或有了素材但缺少章法,或存在说写脱节的现象。因此在口头或书面表达时,往往会出现语言缺乏灵活性的问题。

语文项目化学习通过有趣的探究活动、定量的阅读篇目、多样的表现形式,为学生的表达提供了素材、提供了工具,解决了言之有物、言之有序的问题,让平时的表达“困难户”都露出了笑脸。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此次项目的展示环节中,特别是宣传部分,学生们灵活运用了设计过程的所有信息,阅读材料中看到的内容,日常学习时掌握的句式、文中特殊描写方法、文章结构、写作方法等,在设计环节运用了多种美术知识、手法,在宣传环节用了多种音乐知识,在解说环节运用了多种写作常识,无数种的可能让学生在课堂中变得思维活跃、语言活泼,充满飞扬的个性色彩。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在这次任务完成过程中,学生在学习文本的基础上,再构语言,超越文本,用不同的表达形式汇报学习成果,通过导图分析、头脑风暴等多种互动式教学活动,充分调动学生自主探究的积极性,使学习语文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过程同时成为学会学习和形成可持续发展价值观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使用“语文+”模式。项目化学习中,核心学科是语文,字、词、句、段的学习渗透浸润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环节中,学生们边学习,边积累,边运用。

从学习能力上,学生尝试通过不同的方式搜集素材,展开观察,提取信息,进行表达。在学习品质上,学生能够对整个的项目化学习保有一定的兴趣,充满好奇心,愿意接受挑战,同时还通过适度的合作学习加强人际交往!

5.个性化的评价及反馈

从思考、参与、合作等多个维度来设计,分为自评、互评、师评最终形成了全面而又适切的标准: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在评价过程中,评价者与交流者面对面地直接交流,肯定优点,指出不足,说来头头是道,交流者也给予积极的反馈,彬彬有礼。

单学科PBL的执教反思:

1.适合设计为PBL的课本素材特点

在进行项目式学习设计前,我们研究发现写景文章特点比较鲜明、也容易入情入境,孩子能够联系自己的经历进行再构,也符合项目式学习以学生为中心的特点。

在项目式学习过程中,学生会积极地收集信息、获取知识、探讨方案,以此来解决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在设计景区前孩子们首先要进行的步骤:阅读各写景文章、搜集各著名景区的资料信息、探讨组合创新以取得初步设想)因此在项目式学习过程中,不仅仅要求学生能够应用所学的学科知识,还要懂得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将这些知识学以致用。(阅读的写景文章中的修辞、句型、写作方法在宣传中运用、创新)

2.关于真实问题的创生

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并不一定是一个在现实世界中已然真实存在的问题,而是说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真实生活中会用到的关键技能,比如批判性思维、团队合作能力、决策能力等等。

在设计中、成果展现时需要各组合作、头脑风暴、表决以选定最佳方案,不立即批判(此时没有坏点子,等等会有很多的时间进行收敛)、欢迎疯狂的点子(就算有点子听起来不切实际,也有可能因此得到别人的好点子)、互相堆叠点子(用“yes,and……”的沟通逻辑在别人的点子基础上进行创意的添加“还有……”)

3.数学也适合进行单学科项目式学习

我校二年级孩子在学习元、角、分这一单元时 就进行了基于数学学科的项目式学习:学生们在项目过程中了解钱的前世今生与古今中外货币的面值,尝试通过货币的兑换,走出校园去银行学习钱币知识、认识钱币。去超市购物让孩子们可以在真实情境中学,通过在学校开钱币展馆向大家介绍钱币,学生们获得了高阶能力的锻炼……在数学学科中的尝试,为我们后面更深入的项目式学习设计奠定了基础。

第二步:跨学科的PBL之旅

一个关于时尚主题的项目如何带来跨学习领域的深度学习?

跨学科能力对培养学生尤其是小学阶段学生的高阶素养和探究精神有着重要的作用,然而如何培养学生的跨学科能力在实践中却是个难题。

项目式学习就是一种能提升学生跨学科能力的学习方式,通过合作探究去解决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学生在解决复杂难题的过程中,不自觉地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协作问题解决能力、自我管理能力、自主探索能力等重要的跨学科能力

在“设计时尚校服”这个主题项目中,跨学科的魅力处处可见:

项目驱动问题:如何设计时尚、受欢迎的校服?

成果:我们的校服发布会

真实有趣的入项活动

调查:同学对校服的好感度如何?为什么?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数据统计(数学学科融合)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说服领导,争取支持(语文学科融合)

拿到了有效数据是不是就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了?

想办法说服校领导同意我们的伟大计划—–怎么说服?

写信吧! 怎么写才能打动各位领导?

先来一轮头脑风暴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项目背景:

如今,在大量社会媒体的推动下,流行文化成为了全球现象,人们追逐穿戴、视听和阅读的潮流。孩子们或为了适应他人,融入社会,或因为接受最新的潮流导向,对流行和时尚。导致学生宁可被罚也不穿校服、嫌校服丑。

我们应该帮助学生理性地看待这些潮流,使其自己能够合理的选择自己现在和将来想要的生活方式。让孩子对时尚又正确的看法、培养合适的审美观、解决厌恶校服的问题,学生应该明白每个人对时尚穿衣的观点都不一样,要学会尊重他人的观点,并且愿意去探寻影响个人时尚观的文化和社会原因。

知识链接: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探究过程:

关于时尚的深度讨论

孩子们要探究时尚的理念,在探究过程中他们发现原来时尚不是简单的加上装饰、或纯粹感官的刺激,他背后有深深的含义。特别是探究到中国的服饰文化时,孩子们被深深震撼了,他们发现里面居然有政治背景、历史知识、语文知识、美术特色、人文风情……就像走进一个巨大的宝藏,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发现,这样的持续性探究引领着孩子们自发的、积极的主动去学习、去探索,并且在这样的学习中很自然的将所有知识进行了横向、纵向的联系,这样的学习无疑是特别的扎实、有意义、而不是碎片化学了容易忘的。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学生主导会议:“时尚大家谈”培养跨学科思维,社会各界专家参会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会后评估

评估多样化 让孩子认识更好的自己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当 PBL进入课堂孩子们的学习状态就是如此的主动、积极,它最后带给我们的就是不管是角色扮演、辩论、研讨还是写作、动手实践,学生都更有可能领悟到人类千百年来知识探索的精髓和奥秘所在,更有可能对知识产生情感联系和“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的透彻理解,从而有助于他们在新的情境下或真实生活中对习得的知识进行迁移、整合和创造性应用。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持续性的探究培养跨学科学习能力:搜集资料、分析资料、整理资料、获取有效信息

关于服饰的深度学习

相关电影片段:《爱丽丝梦游仙境》(2010年迪士尼公司拍摄)《纳尼亚传奇》(迪士尼2005)《哈利波特》《达尔马西亚101》《超人》(华纳,1978)《黄金时代》《绿野仙踪》《雾都孤儿》《夺宝奇兵》讨论电影角色的穿戴打扮。

服饰是如何反映出人物的性格的?例如,我们能从衣着上判断人物是英雄还是坏人吗?

服饰能否反映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穿戴又破又脏的人可能刚刚旅行回来,又或历经磨难。引导学生讨论这些电影角色是如何塑造出来的以及如何通过服饰把人物性格表现出来。

学生们通过对中国服装发展史的了解,开始认识到不同朝代和时期的服饰元素背后的深层次含义,对下一步的服饰设计也有了启发——时尚元素不是随便加在服饰上的,我们可以通过对文化背景的关联让服饰变得更有趣、有意义。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小结:提起时尚,大部分人会想到服饰,然而,时尚远不止这些。而是指服饰造型背后所反映出特定时期整个社会的特定情感、价值观和追求。

学生个人或小组协作,从自己在学校或家中书本上读到的书中节选出一个情景,想象如何将这个场景还原展示给大家。学生自己装扮、设计将要表现的人物和情境。服饰穿戴要能够体现人物性格。

给学生充足的时间选择自己想要表现场景和人物,以及理清每个角色的关系。鼓励参与者将书中情境和自己的想法阐述出来,组织班级讨论,让同学们集思广益,找出更好的、新奇的表现方式。

通过这些例子你发现了什么?(服饰必须适合身份)

学生应该有学生的穿着——校服

我们想要设计时尚的校服,怎样才能体现出时尚的意义呢?

关于时尚品牌的设计探究

看一段时尚展来展开讨论吧

I see I think I want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探讨时尚背后的理念:

通过学习我们发现许多,越来越多的时尚品牌都在试图向公众传递一些主题和理念,例如adidas新出的环保系列,LV的油画系列,星空主题、动物系列:这次“疯狂动物”幕后操手就是LV男装艺术总监Kim Jones,Kim Jones在非洲度过童年,后来去伦敦求学。

在这样跨度巨大的生活经历前提下,他将非洲野生动物和英国的朋克摇滚结合,变成这一季的主题:“疯狂动物园”。对于从小就在非洲长大的Kim Jones来说,这次的动物园系列也只不过是对家乡的怀念而已。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阿迪达斯将海洋环保的使命注入跑鞋的设计中,推出了UltraBOOST x Parley系列,来呼吁保护海洋。这三款浅蓝色海洋配色,是呼应全球珊瑚白化危机。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LV大师油画系列

了解了这些,学生们开始思考校服应该要加入什么元素才能时尚?

小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风格各异的服饰将我们划分为不同的群体。时尚就是我们对他人生活方式的向往、对自己的审视和思考。同时,时尚也关乎我们的品味,我们喜欢什么,厌恶什么。通过对时尚的探究,我们加深了对社会和各类人的了解,同时,在小组学习、个人学习和自我展示中让家人亲友更深入的认识自己。

未完待续的服装设计与展示

学生们以小组为单位,每组设计了一种校服款式(说明文:布料分析、设计理念、元素、如何符合身份。有没有什么标志性的风景或建筑、时尚潮流、文化活动或历史事件等元素作为标识加入到自己设计的服饰中。)展示竞选,邀请学生代表、家长代表、专业人士、学校领导(网络投票活泼现场投票,选出一款进行出品)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为了让学生们了解真实生活中的服装设计与制作的过程,我们带领学生们外出进行学习,参观、访谈了服装厂的工作人员,让大家对自己的校服设计满怀期待!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最后,一场“最in校服展”从策划方案到展览的执行,模特的选拔、走秀的练习都在学生们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起来。校服设计的结果也并不是完美的,因为对布料的了解不够全面,导致最后制作的成品并没有完全实现孩子们的设计构想,孩子们有沮丧、也有收获,可能这就是一场真实的学习带给师生们的意义所在吧。

看见设计思维与创客精神的PBL实践

源自斯坦福大学哈索 – 普拉特纳设计研究院(d.school)的设计思维(DesignThinking)是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法论。区别于传统的思维方式,这个方法更侧重于以用户为中心,去发现用户的问题,并用设计来解决问题。苹果公司的产品开发流程,正是使用了这种设计方法在运作。

下面一个小例子就很好地说明设计思维是什么。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解决这个问题的不是火车技术公司,而是一家设计咨询公司,IDEO。1997年他们接到来自Acela公司的改造火车车厢以提升乘客搭乘率的要求。

IDEO没有一上来就研究车厢,而是做了大量的用户行为研究,基于这些研究发现,搭乘率低的根本原因,是订票、取票和搭乘整个过程过于繁杂,影响了乘客的乘车意愿。

于是他们重新设计了购票系统,真正改善整个乘坐体验。

这个例子说明了设计思维的核心精神——以人为本的设计,也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User-Centered Design)。

根据d.school的研究,设计思维的五个阶段如下:同理心思考、需求确定、创意构思、原型实现和实际测试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而在罗格实验学校G6的“如何处理厨余垃圾”PBL(项目式学习)课程中,我们也使用了设计思维的方法进行了一系列的学习以及实践。

STEP1:同理心思考(Empathy)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设计思维的第一步是同理心思考,每一个设计的开始都应该是看到别人的问题,而不是为自己设计。

这个步骤需要我们确定好问题对象,通过观察和访谈,设身处地考虑使用者的经验,找出独特的发现。简单来说,就是换位思考

G6的同学在展开项目初期,就对校内的老师和职工进行系列与厨余垃圾相关的调研,尽可能洞察发现,处理厨余垃圾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因为要追踪垃圾在处理流程中所经历的每一个过程,同学们也去了拥有全国顶尖技术的南海固废处理环保产业园,在那里,向专业的工作人员学习并进行访问。

去瀚蓝学习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STEP2:需求定义 (Define)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根据同理心的发现,理清要解决的问题,这个步骤需要精确

“如何处理厨余垃圾”这就不是一个精确的需求定义,它没有所面向的对象,也没有问题需求产生的情景。

而同学们在进行了上一个步骤之后,都对厨余垃圾所历经的环节以及对象有了真实的了解,在这个步骤中,他们定义出精确的问题,通过情景演示的方法,将精确问题表达出来。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STEP3:创意构思( Ideate )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这个步骤可以看做是头脑风暴的阶段。

围绕上一步定义的需求,可以跳出局限,打破惯性思维,天马行空的提出各种各样的点子。不用担心想法会被人取笑。

这个步骤需要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 不要立即批判(此时没有坏点子,等等会有很多的时间进行收敛)

● 欢迎疯狂的点子(就算有点子听起来不切实际,也有可能因此得到别人的好点子)

● 互相堆叠点子(可以在别人的点子基础上添加“还有……”)

● 专注在题目上面(千万不要离题)

● 要有画面,图文并茂(可以用图画表示,火柴人或者寥寥数笔都可以)

● 多多益善(要找到一个好点子,就是要丢出一堆点子)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STEP4:原型实现( Prototype )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这个步骤是要做出可以是粗糙、简单的产品或产品中的特定功能的原始模型,用于测试上一阶段提出的解决方案。原型可以是一个具体的产品的模型,也可以是一个小规模的环境或过程的简单模拟。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阶段要将上一个阶段发散的点子进行收敛,提出一个具体详尽的方案,可以用各种方法来制作一个模型,能够适合地表达点子即可。

因为校内有创客室,G6的同学就在那里大展拳脚了。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通力合作制作的模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垃圾GO: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垃圾粉碎机: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垃圾助手APP模拟界面

STEP5:实际测试( Test )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这个阶段,我们会使用实现的产品原型,或模拟环境来严格测试问题是否得到解决,需求是否得到满足。这个阶段非常重要,一些想法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重新定义,甚至,发现新的问题。这个阶段可以开始评估影响性。

如果将我们的产品推向大众,会有多少人接受?他们会有怎样的想法?

在这个阶段,G6同学进行了项目成果展示发布会。也由此跟潜在用户群体进行了互动交流。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学生的自我评估: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PBL年度教师:王飞雪老师的三个案例

在蒲公英项目式学习联盟校中,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像王飞雪一样的优秀一线教师,他们生长在一线、成长在一线、绽放在一线。在2019年,蒲公英项目式学习联盟校将秉承“从理念到课程、从课程到课堂、从课堂到文化”的生态建设,将深度学习带到更多的学校。

蒲公英PBL课程联盟校加盟详情咨询

李栋185 2311 2429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