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2018年8月3日下午在苏州半书房“消夏越读会”上的演讲

刘 猛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最近是大暑节气,已连续高温多日。

昨天看到微信上的一个段子说:

某地大街上有骑电动车的年轻人将一位80多岁的老头撞倒了,只见那个老头一骨碌自己爬了起来,没有敲诈,没有勒索,也没有碰瓷,大家都为这个老头点赞。

可是这个老头却说,“你们知道个蛋啊,我要是不起来,就自己直接火化了!”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大暑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可就在这炎热的大暑天里,我们来到了美丽的苏州越读消夏,都是自觉自愿的,从全国的四面八方赶来,有重庆的四川的,有广州的深圳的,有宁波的景德镇的,有北京的上海的,还有来自新疆库尔勒的,而且我也知道不少人是自掏腰包来的。

我问一位来自安徽合肥的老师,你为何而来?

她说,暑假有时间不出来跟别人交流交流,思想碰撞碰撞,那头脑就会僵化了

大热天,老头摔到地上怕被直接火化了,而我们年轻的教师们,怕总呆在原来的环境里,头脑僵化了。我们的相聚,就是因为我们害怕思想彊化而渴望观念活化才有的缘分。我的普通话不太好,你们没把“活化”听成“火化”吧。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消夏越读会

每每到夏日炎热的天气,我感到自己的头发长一点就会难受,所以大前天的上午,我专门去理发店理了短发,下午就直奔这里——苏州半书房组织的消夏越读会。当我三点多钟到达装修一新的苏州半书房时,发现室内外已几乎坐满了捧着书在读的人,并且大多是飘着长发的美女,她们都是静静地,专注地在阅读自己手里的书。呀,这个画面真是太美太美了!

我的观察就从这些美女教师们的长头开始吧!参会人数不多的男教师们固然都留着短发儿,个别快要谢顶的也总是带着帽子,如昨晩给了我们既十分理性又十分幽默的精彩演讲的“伴读嘉宾”郑杰校长。

绝大多数女教师留长发,可为什么也几位女教师留着比我长一点点的短发?这是我第一个好奇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在花香蝉鸣的花山禅房“止语静读”分组越读会上,我首先跟进的小组就是九人中有七位女性,七位女性中只有两位是长发却有五位是短发的小组,我很快知道,原来这是校长越读会组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原来啊,大多数女性当了校长,就喜欢跟我们男性一样留短发了。是不是真的这样,不知道,我也只是猜测。我没有得到半书房官方统计的具体人数及性别比例。

据我三天来的不完全统计

阅读力小组13人,有12位是女性,其中11位是长发;

少儿哲学组也有13人,有9位是女性,其中7人是长发;

班主任阅读组12名女性,全部是长发;

语文阅读组10人,有8名女性,其由7名女性是长发。

还有两个小组的数据,就不一一细说了,总之,居多的仍是长发美女。

为什么这么多、这么多的长发美女教师喜欢来参加消夏越读会,有好几位甚至是自费来的,这是我特别感兴趣的问题。

要解释这个问题,首先就要从我的生活经验中寻找点资源。有这样一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好几年前,我的一位朋友跟我抱怨他的老婆。他对我说,刘猛,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喜欢我的老婆吗?那是因为我到第一次到她家去的时候,她正在用潘婷洗头水洗头发,洗好后,她的腰轻轻地一扭,那个长发顺顺柔柔地一甩,一股香气过来就把我给迷住了。可结婚后到现在,她总喜欢把头发剪短了,再洗头发,不管怎么甩,哪怕用更高档的洗发水,我都再也没有当初那个美好的感觉了。

你说奇怪不?你说奇怪不?这是朋友当初问我的问题,十多年前的我并没有能够很好地回答他。经过这三天的消夏越读会,我昨天突然有了一个灵感,那就是:洗发水带来的迷人香气,永远只能是暂时的,长发女子要想永远迷人,永远有香气,她手里最好常常捧着一本书。亲爱的男同胞们,你们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我要是仅带着好奇心观察长发美女,恐怕会给大家留下“爱美之心,我更有之”的印象。其实这肯定是不够的,也对不起盛情邀请我的半书房一丘校长。下面我试图说些严肃的感受,说四个关键词吧。

第一个关键词是“民主”

第一晚启幕仪式上第二位发言人刘参校长的演讲结尾,他引用了“合作学习”伴读嘉宾郑杰校长的一句话,“一旦民主了,各种人性的恶就显现出来了。”我听了这句似曾相识的话,很是困惑,如果这个命题成立,那么它的反命题“专制可以抑制人性的恶”也成立吗?

我找郑杰校长,我问这话到底是不是他说的,有没有重大的毛病?他说,这话不是他本人的原创,他也记不得在哪里说过这句话,这句话要成立肯定要在特定的语境或前提条件下才会成立。瞧,我们读书,我们引用别人的观点,需要不迷信权威,需要思考观点产生的条件

第一天上午“止语静读”后,我们各个越读会组织的交流活动,其实就是在过民主的生活,说实在的我没有看到什么人性的恶,相反我看到了老师们努力表达自己想法的强烈欲望、伴读嘉宾组织交流参与交流的平等精神,自由表达与平等精神难道不是民主生活带来的人性之美吗!

第二个关键词是“书单”

我们知道民国是一个思想激荡的时代,为了自强图存,梁启超和胡适两位大师开出了不尽相同而多有差异的“中国人必读书目”。他们都开出了几十本有名有姓的书,都是中国传统典籍。

可后来鲁迅出山了,他怎么开书单呢?两句话:“多读外国书,中国书不必看”。多读什么外国书?不告诉你。中国书为何不必看,你鲁迅自己看不看?也不告诉你。

“教育自由谈”伴读嘉宾茅卫东老师昨晚说自己喜欢“抬杠”,是个“搅局者”。我打听到他和鲁迅是绍兴同乡,可见他也是有渊源的。

我昨天上午参加了“阅读力”越读组,我翻了一本华师大出版的《迷人的阅读——10位名师的秘密书架》,是中小学名师推荐给普通教师的书目。我翻了翻,很快合上了,脸感到发烫,因为95%的书都没读过。幸亏一丘校长及时过来喊我到雕刻时光咖啡馆外面的太湖边透透气,不然可能很难短时间缓过劲来……

第三个关键词是“伴读”

成人读书需要伴读吗?

《学记》中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古人的意思,光有“独学”是不行的,还得有伴

看到这么多老师围着伴读嘉宾,彼此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微信建群后仍不停地交流着、分享着。“会书会友会自己”,谈古谈今谈未来。很好,很好,我喜欢看到这种状态,活动的组办方肯定也喜欢这种状态,虽然据可靠消息,组办方这次会务收入与支出没有能达到理想的平衡状态,亏了不少。这可真是“陪公子或公主读书,费时费力还费钱”啊!

第四个关键词是“长发”

怎么又是“长发”啊,没话说了是不是?不是。

启幕仪式上,鲍鹏山老师讲演中不是引用萨特小说《语词》中一句话说,“从书中的鸟巢里掏到了真正的小”。

活学活用一下,这次来苏州半书房感受最深的人是负责人一丘校长,他办事既热情又老练,对教育的改善既有梦想的情怀又有实干的劲头。这三天的密切交往,矫正了我的许多看法,如我以为他比我老练,所以岁数肯定比我大,事实上他比我还小五岁,还有一些感悟我暂时不想说出来,不过,现在我最想说的,一丘校长很像一本书中的一个人,如果想说得像鲍鹏山所钟情的那句萨特之语,我可以说,我在那本书里读到了真正的一丘校长。什么书?

《堂吉诃德》,披着长发、大战风车、有着浪漫骑士情怀的堂吉诃德。他就是我现在眼里的一丘

大家可能看不到一丘校长潇洒的长发,但我想只有我能看到,我看到了,所以我想我能明白为何这次活动参与的长发飘飘美女老师多了。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我想我已说太多了,少儿哲学组的安仁老师昨天梦中同我说,刘兄,记住维特根斯坦一句话,对不可言说的一切,必须保持沉默。好,我闭嘴打住吧!

(本文“略有删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本文作者:刘猛

(2018消夏越读会书友、特邀观察嘉宾

江苏理工学院教授、教育社会学博士)

借此,祝各位书友新年安好

顺道发布2019初拾新春越读会活动

欢迎新老书友参加^^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2019初拾新春越读会

识别左边二维码

了解越读会详情

或致电苏小半18112586933

(同微信号)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真想永远和长发美女教师们一起越读消夏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苏州半书房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