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2018年4月,历史特级教师魏勇在蒲公英大学进行了以《怎么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为主题的精彩授课。

课堂精选

本文节选自本课课程实录。

01

核心素养,课堂体现

各位老师好!今天为大家分享的内容是怎么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之所以分享这个内容,一是因为国家新的课程标准非常强调核心素养;二是中国教育的改革,尤其是考试改革越来越开始导向核心素养。

国家课程标准里的核心素养不仅只是一项,有许多项。这么多的核心素养如何能够在具体的教学中体现呢?这是一个问题。

备课的时候,如果老师不考虑核心素养,那这个课就属于无的放矢;如果老师充分地考虑了核心素养后又感觉没法备课,用书本上的知识去迎合所有的核心素养,那这个课就成了一个拼盘,既不会让学生喜欢,也不能让自己满意。

所以,如何既体现核心素养又同时使课堂保持活力呢?

大家都知道,一堂好课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从始至终贯穿到底,在这个整体中如果要兼顾核心素养,就会给备课带来一定的困扰。如何解决呢?我将以我所任教的历史学科为例说明。

历史学科的核心素养有五个:唯物史观、时空观念、史料史证、历史解释和家国情怀。对这五大素养进行一番思考,如果只能体现一项,最应该体现的就是第四点历史解释。

为什么呢?因为当学生完成历史学科教育,走出学校后,他应该是具备客观素养,能够客观地评判现实社会问题的人,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这个历史教育基本上就算成功了。

而其它4个素养,则是为了达成学生能有理有据表达自己看法,客观评判社会问题的手段。

所以,历史学科核心当中的核心应是第四点。

我认为各个学科在思考核心素养的时候,要想一想核心当中的核心是什么?事实上,有一个以上的核心其实就没有核心。

这个思考源于我受到的一个启发,这个启发是美国陆军条令里面的一个规定——任务式指挥。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任务式指挥是美国陆军条令规定的,基层指挥官在接到上级命令之后,要就战场的现实状况进行独立的思考和判断,然后做出取舍,执行最为核心的那个条令。

比如说,一个司级的指挥部,他给一个连长下达了一项命令,要求连队明天拂晓5点之前占领某个高地,炸毁高地附近的一座桥梁,掩护部队从高地下面的公路安全通过,这是常见的战役情形。

然而,战场形势往往千变万化。

在这个案例中,连长必须在早上5点之前到达某个高地,这是指挥部下的命令。但是,如果出现了暴雨准时到达不了怎么办?如果出现了浓雾天气到达了高地,根本看不清山脚和附近的情况,又该怎么掩护部队通过呢?

这些问题不是指挥部在下达任务时能想到的,必须要求基层指挥官就当时的情形进行灵活机动的处理。

正因如此,美国陆军条令就赋予了基层指挥这样一个思维方式,即如果所有的任务只能完成一项,就应该明确具体完成哪一项。

以上案例,连长必须要完成的一项任务是什么?就是掩护部队,把后勤物资安全送达前线。

所以,一旦明白了这才是核心的核心。在大雾天气下,就不应该去占领高地,而是应该带领自己的部队下降到能够看清楚山脚公路的半山腰的位置,掩护部队安全通过。

受此启发,老师们在备课时为了体现核心素养,也应该找到最为重要的核心。这样不仅能体现核心素养,还能使课程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不是亦步亦趋地迎合所有的核心素养,以至于变成一个碎片式的课堂。

这是我想分享的第一点,如何实施?下面,我来讲一讲具体操作。

02

7个具体操作建议

要将核心素养融合在教学中,首先要让学生对课堂和教学的内容感兴趣。如果课堂一开始没有成功激发学生的好奇心,无论核心素养设计得再好,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第一,要千方百计地从学生的经验出发,在书本世界和学生经验世界之间搭建桥梁。不知各位老师是否有注意,学生在理解书本知识时用的是一套思维方式,在现实生活中用的是另一套思维方式,这就使得一部分学生没有办法把现实生活中的聪明运用到理解书本知识上。

因此,我们才会时常批评一些学生说,这个学生聪明倒是聪明,就是没有用在学习上。

事实上,人对完全陌生的事物是不感兴趣的,对那些非常熟悉的事物也不很感兴趣,感兴趣的恰恰是那些一知半解的事物。

书本知识对学生来说基本上也是陌生的,那有没有一点内容让学生感到不陌生呢?这就需要老师在教学设计时去积极寻找,从学生的经验、体验和已有的认知中去探索。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听一位数学老师上概率论这节课,原本我并不是很感兴趣,但那堂课听下来,我居然非常高兴,而且还听懂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老师在上课时,一开始并没有直接讲概率,而是引用了《红楼梦》第62回合里探春所说的一段话。

“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今儿巧了,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四人都过生日。”

一个数学老师不讲数学,先讲《红楼梦》,这首先就让人好奇。然后从宝玉、宝琴等几个人在同一天过生这个事,自然地进行提问:“各位同学,你们觉得贾府里的这四个人在同一天过生日,是巧合吗?还是非常容易出现的事情呢?”问题一出就把矛头指向了概率这个概念。

学生们七嘴八舌议论后,老师就顺势总结,这里面存在一个概率的问题,然后阐述什么叫概率以及概率的定义。

然后老师再问学生,想不想知道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还是一个小概率的巧合?怎么去验证探春说的话是否正确?于是就引出了这节课重要的知识点——如何计算概率?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所以那堂课听下来生动有趣,让我这样一个门外汉都深受启发。因此,老师们备课时,要是能够千方百计地把书本上的知识跟学生已有的经验、体验建立起联系,这个课就会别开生面,成功了一半。

第二,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人文学科须尽可能地平衡呈现正反立场。这是人文学科的短板,因为中国的教育向来习惯于单向灌输,不习惯于双向的呈现和选择,但如果不能平衡地呈现正反观点和立场,学生的客观素养就没有办法真正培养起来。

又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太平天国这项运动在教科书里面被界定是革命、正义的,马克思在1853年时也认为它是革命、正义的。但在1862的《中国记事》一书里,他却说道:

“太平天国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老统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

“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如果学生不能够全面地了解太平天国所做的事情(包括正反两面),他就没有办法理解马克思为什么会对太平天国运动进行前后不一的评价。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第三,抓住教学内容中一些反常的东西刺激学生的好奇心。这就需要老师具备一双慧眼,抓取教学中的反常事物。

以我在课堂中的教学为例。讲法国大革命时,正常来说,革命爆发的原因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压迫深重哪里反抗就激烈。然而,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却不是这样的。

按照法国作家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叙述来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有两个观点:一是“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二是“何以减轻人民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

于是,我将相关史料发给了学生,让学生去理解托克维尔的观点,从而理解法国大革命为什么会在改革的时候发生?法国大革命为什么会在人民的负担减轻,甚至是负担最轻的地方发生?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大家都知道,法国大革命发生在巴黎,巴黎是法国最发达的地方,人民生活最好的地方。然而这里却率先发生了革命,这件事情本身难道不够反常吗?

所以,我们需要把这个反常的问题抓住,然后用来刺激学生的好奇心,让他们去探究学习,从而帮助落实核心素养。

我相信,各个学科都会有很多的内容是出乎学生预料的,关键是老师有没有去发现这些反常的事物。这要求老师具备深厚的积累,经常关注学术,不能够教初中只关注初中的内容,教小学只关注小学的内容,教高中只关注高中的内容。

第四,落实核心素养要拓展思维的深度,层层追问。在日常教学中,常常会有这样一种现象,老师提出了一个不错的问题,学生回答得也很好,然而却只限于一问一答,一个环节只有一个回合,老师过早地结束提问,让听课的人感觉略有遗憾,也让学生感到不过瘾。

因为学生高质量的回答是把课堂内容直线深入的一个契机,或者学生一个低质量的回答会暴露出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做老师的需要把这个普遍性的问题给找出来,从而解决掉。

要么深入拓展,要么把问题找出来,实现这一点就离不开一个教学环节——层层追问。层层追问的意思是,把一问一答变成若干问若干答,而不是一个回合。

例如,讲鸦片战争时必然要问的一个问题是:战争为什么会输?学生很直观的一个思考就是武器不行——敌人洋枪洋炮,我们大刀长矛。继续追问为什么武器不行?或者武器先进了就会赢吗?

这两个追问会产生不同的回答。为什么武器不行?学生可能会回答科学技术落后。那再追问,为什么会落后呢?学生可能会回答,因为中国不重视科学技术。

那如果再继续追问为什么不重视呢?学生这个时候有可能就会回答不上来了。这个过程是有意义的,延伸出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层结构,即中国儒家思想重道德轻技术,不重视逻辑。

揭示了这一深层结构后,课堂内容就会呈直线的深入,远远超过了对鸦片战争失败原因的探讨,使得课堂有了深度。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第五,运用逆向思维落实核心素养。逆向思维,在数学中叫做验证验算,理科运用得较为普遍,文科运用得相对较少。

比如,在历史课上,我们讨论太平天国意义的时候,逆向一下,学生就会产生兴趣。

太平天国既然是二千多年前农民战争的最高峰,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那么太平天国假如成功了又会怎样?中国会更美好吗?义和团既然是爱国运动,值得提倡,那义和团胜利了会促进中国发展吗?

这两个问题会使得学生进行一番深思,怀疑这两个事件难道真的如教科书上所说的那么有进步意义吗?

再比如,美国一建国就废除了黑人奴隶制会有怎样的结果呢?废除黑人奴隶制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答案也不一定。

顺着这个思路思考,学生们就会发现美国其实有两个,一个是北方资本主义的美国,另一个是南方黑人奴隶制的美国。倘若废除黑人奴隶制,南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如果非要强制废除,南方有可能就会独立出去,美国就会变成两个。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第六,落实核心素养需要借鉴数学上的分类讨论。理科老师常常有点瞧不起文科老师,原因之一就是文科老师不像理科老师那么精确。

这个批评有一定的道理,人文学科确实有思维不精确,比较笼统和模糊的特点,这方面需要向理科老师学习。分类讨论是在认识人文学科时需要跟学生介绍的一种思维方式。

比如,讲历史必然要讲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及其附件,一般会讲如何的屈辱、如何的不平等。然而,这样讲解下来,学生从中得到了些什么呢?

可以确定的是,得到的仅仅是一些屈辱的感觉,对学生思维素养的提升毫无帮助。

如果换一个角度进行分类讨论,问学生《南京条约》及其附件中,哪些是可以接受的对中国其实有利的?哪些是不可以接受对中国不利的?哪些是利弊参半的?

这样一分类,学生的思维就会变得缜密。所以,分类讨论有助于核心素养的落实。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第七,在论证观点和立场时不仅要使用论据,还应甄别论据的可靠性。

比如,我们看以下这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真实的,但照片中的内容是真实的吗?这张照片是波兰中央摄影机构聘用的官方摄影师于1981年6月拍摄的华沙一家杂货店内景。

照片中的杂货店空空如也,说明了波兰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并不景气,那这张照片对波兰经济的反映是客观展示还是故意摆拍呢?

单从这张照片是无法判断出来的,这就需要明白提供照片那一方的立场是什么?这是甄别证据可靠性的一个重要依据。

有资料证明,这张照片的提供者是波兰中央社的机构,而照片中的内容对波兰中央并不利。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这张照片所呈现的内容基本上是真实的,因为官方机构主观上不会有抹黑自身的动机。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因此,要学会精确的思考,在思考人文学科很多问题的时候,能够量化的尽量要量化,能够用数据说话的要尽可能采用数据。如果没有数据的支撑,我们对事物的判断就容易走样。

再比如历史教科书问题,这是中国跟日本之间存在的一个长期矛盾,也是影响中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这个事,但是大家知道日本使用的篡改历史的教科书的比重是多少?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事实上,印制篡改侵华历史的教科书的出版社叫做扶桑出版社,这家出版社的教科书美化了侵略历史,这是应该被我们所谴责的。

但是,日本跟中国不一样,他们有8个版本的历史教科书,学校可以自由地选择教科书,国家并没有强制他们使用某一个版本的教科书。

那么,在日本所有学校里面,使用扶桑出版社的教科书的比重是多少呢?答案是不到1%。也就是说,99%的日本学生所使用的历史教科书还是相对客观的历史教科书,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大部分人都受到了扭曲历史的教育。

魏勇:怎样在课堂教学中体现核心素养

当我们用精确思考的方式来看待历史、看待人文学科、看待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时,我们会变得更加心平气和,更加理性。

如果我们在教学中,总是能够把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在课堂中尽可能地呈现给学生,培养学生,让学生以这种方式看待社会、看待历史、看待现实,核心素养的落实就不再话下,学生成为讲道理、摆事实的合格公民也就不成问题。

03

抓分数,也抓核心素养

我们所期望的未来的孩子是能够做到说话之前有清晰明确的观点,观点之前有证据,证据经过了可靠性的甄别,并且证据能够支撑观点,观点和观点之间还存有逻辑。

如果我们能按照这样来上课,那么学生才可能拥有以上所描述的那种素养,才可能形成有说服力的思考和表达。

这样的孩子将来进入社会,无论是面临进一步的学习和深造,或者面临工作,或者面临现实生活中的选择,才可能做出理性的判断。

对国家和社会而言,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去落实各学科的核心素养,那这样的未来社会才是值得期待的,因为我们的未来掌握在今天的学生里,今天的年轻人在未来二三十年之后,将会影响我们这波人的命运和前途。

他们的表现如何,将决定未来社会是否会更加美好,而他们未来的表现又取决于我们今天的教育选择。

我们今天的教育选择是只有一个维度的抓分数,还是既抓分数又抓学生核心素养?可以明确肯定的是,不同的选择将决定我们拥有不同的未来。

以上,就是我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内容。谢谢!


向更多名师学习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直达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