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建议WiFi环境下观看)

第3期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演讲者:余怀瑾

关键词:生命教育

对一般老师来说,班上有一个身心障碍的学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不但要学生本人担心是否能够适应,其他学生也可能会有霸凌的行为。余怀瑾作为一名老师,对此有切身的体会,但她也从中摸索出一套班级经营的方式,只要老师愿意以身作则,展现出真诚的爱心和耐心,学生们必定也能感受到,进而学习到如何跟与自己不同的学生相处。

演讲全文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我是个高中老师。今天要说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在某一学年度,特教组问我,余老师,身心障碍学生,凯安安置在你的班上好不好?所谓身心障碍学生,要么是肢体障碍,要么是心智不成熟。

我想问各位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您愿意您家的孩子,跟身心障碍学生同班的请举手,(场下举手)

谢谢大家,请放下,大部分的人是愿意的。

第二个问题是,您愿意您的孩子,是身心障碍者的请举手。

没有人举手。显然这不是我们生命当中的选项。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全台湾目前有10万身心障碍学生,我们一般的老师,只修过特教3学分,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带这样的孩子。

我想,最简单的就是,把他晾在一旁,不要惊动他,对他就是最好的照顾了。

特教老师很严肃地告诉我,余老师,如果你忽视凯安,那么学生看着,就会忽略凯安,所以凯安从小学,同学看他反应慢,有意无意地动弄他,觉得好玩,看他没有反抗能力,就殴打他,这就是霸凌。

从偶意为之,到日积月累。对身心障碍的学生和家长,都是煎熬。

到底教育要怎么翻转?到底教育能做什么,来帮助凯安这样的孩子?

所以我每天上课,我都会点凯安。看他神经紧绷,表情僵硬,我都会说:“凯安慢慢来,我等你!”其他学生交头接耳,开始聊天。

我再点到凯安,还是说“凯安,慢慢来,我等你!”其他学生呢,三三两两继续聊天。我每天都说这句话,“凯安慢慢来,我等你!”

班上聊天的声音越来越小,到高二上学期快结束,我看到跟凯安同组的同学在跟他说话。

我很好奇,走过去听。我听到同学跟他说,“凯安,慢慢来,我等你!”那时候我才觉得凯安是我们班上的一份子,他不是教室里面的客人。

刚刚上学期考试考完了,我让学生上台报告,将近有两个月的时间,我说“真的我很担心,同学会忽略凯安”,台上在报告的嘉兴说了一句话,我那时候眼泪就掉下来了。

嘉兴说的是我这600多天每天重复不断说的话。你们知道嘉兴说的是什么吗?他说的是“凯安,慢慢来,我等你!”

我真的觉得,要杜绝霸凌,只有老师带头做,学生看着看着才会做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第二个故事

故事主角是安安。安安是个脑性麻痹的孩子,大家有想过,脑性麻痹的孩子几岁会松手走路吗?我们来看安安学走路的画面。

“加油,慢慢,好,起来,好棒,很棒,好”。(视频音)

安安12岁了,她还不会放手走路,她现在坐在台下,听她妈妈的演讲,安安小时候申请公费幼稚园,因为她是脑性麻痹,而拒收她,这是典型对身心障碍者的歧视,因为学校都不愿意接纳这样的孩子。

小学的时候,安安的学习跟不上同学的脚步,她连同学说个笑话,都听不懂,因为脑性麻痹,安安的脚是这个样子,这样子走路很费力,大概5分钟,安安就汗流浃背了。

小朋友觉得好玩,学安安这么站,一个学,两个人学,一群人在旁边笑,但是这些同学,总有办法叫安安站起来。

毕业典礼预演的时候,他们告诉安安,“我们全班都站起来,为什么你不站起来”?安安就是这么站着,一个同学学她,两个同学学她,一群同学在旁边笑,这就是霸凌,嘲笑跟模仿都是霸凌,从偶意为之,到日积月累。

我是全国super教师,我是很专业的老师,这么多年,我没有办法帮助我自己的女儿,我是一个很无助的母亲,我在家里是歇斯底里,气急败坏的,因为我怕,我没有办法教好自己的女儿,让她到学校被同学笑。

一直到我遇到了凯安,我在学校,跟凯安说,“凯安,慢慢来,我等你”,回到家,我练习跟安安说,“安安慢慢来,妈妈等你”,姐姐对安安越来越有耐心了,我发现家长带头做,孩子看着看着,才会做。

未来凯安,安安,还有其他的身心障碍孩子,他们都会走出家庭,况且有一天,你会在搭捷运,进电梯,或者是在职场上遇到他们,我都很诚恳地希望您,可以跟他们说“慢慢来,我等你”,这样不止温暖了一个孩子的心,也安了父母的心,同时也避免霸凌的发生,谢谢大家!


编辑丨陈薇

– END –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一堂由老师以身作则的生命教育课 | 新春特辑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