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图 | drawnbyroux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1

开学第一课,研究“什么是历史?”

18个学生坐在教室里。迎接他们的,是提前到来的高中第一堂历史课,以及用粉笔写在黑板上方的一个问题,“什么是历史?”

江苏省扬州中学,历史老师王雄笑眯眯地望着讲台下的学生,“这就是我们今天要研究的问题。”他指了指黑板,“大家都可以回答,要记住,很多问题没有对错。”

“我认为,历史就是过去的事情。”戴眼镜的男生最先回答。

另一个则接着说,“历史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客观的,另一种是带有政治性色彩的,比如日本和中国书里的历史就是不同的。”

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生站起身来发表意见:“历史是开始、繁荣、衰败,又开始、又繁荣、又衰败。”最后,他干脆斩钉截铁地下了个结论:“历史就是一个圆。”听到这里,他的同学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就连这男孩自己也抿着嘴笑了。

学生们热烈地讨论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王雄提出下一个议题,“同学们能用画画来表现当下的历史吗?”

几分钟过后,同学们手里举起了各种各样的画。其中一个大眼睛男孩用黑笔画了许多个小圆圈,又用一个箭头指向了底部的大圆圈。“这是刚才发生的历史,我们在讨论什么是历史。一开始会有好多个答案。”他指了指那张画,“但最后,我们还是会形成一个统一答案,就像这些小圈最后会变成一个大圈。”

“统一这个词,要谨慎地用。”王雄望着眼前的学生说:“再想一想,这堂课,我们真的有统一答案吗?”

几乎没有什么系统的总结,他便突然笑着点点头,“大家鼓掌,这堂课结束了。”

显然,没有人预料到这堂历史课会这样突然地结束,学生们愣了几秒钟,教室里才响起掌声。

2

学生完全可以不接受教师的观点

记得1998年年初,扬州中学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自美国的历史教师詹妮丝博士。这位胖胖的女士曾经到20多个国家讲学,在小学、中学、大学都讲授过历史课程。为了了解海外的历史教学情况,王雄专门请詹妮丝吃了顿午饭,并和这位前辈从下午一直聊到晚上。

“我很想了解你们在中学里主要采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教学?”王雄直接抛出了问题。

詹妮丝回答,美国历史考卷的题目很少能在书上找到现成的答案。王雄记得,詹妮丝举了这样一个题目作为例子:烟草工业是美国变富的原因之一,而烟草对人的身体是有害的,你对此有何看法?

“你们会教给他们统一的评价标准吗?”王雄好奇地问。

“不同的社会价值观有不同的评价标准,教师只能教给他们方法,如寻求资料支持、逻辑论证等。我们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学生,学生完全可以不接受教师的观点。”

詹妮丝博士强调道,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原则,违反它,最严重的情况就是引起学生与家长的投诉。

在这次长谈里,王雄还了解到,美国有很多种教材,可供教师选择的余地很大。至于美国的学生,则习惯了在辩论中研究问题,而他们“非常怕记历史年代”。

事实上,从和詹妮丝谈话开始,王雄对于历史教学研究的视野就不再仅仅局限于国内。

有一回,在一本杂志上,他读到了一位华裔家长所讲述的美国历史课故事。

那是一堂讲述“独立战争”的历史课,老师达塔在课上宣布:“由于教学经费紧张,本来是免费提供的课堂用纸,今后5分钱一张。现在,大家拿钱来领纸,准备小测验。”

教室里一阵骚动,孩子纷纷嚷嚷:“这不公平,为什么事先不通知我们?”“为什么要5分钱一张?商店里真的不是这价钱啊!”“怎么别的老师不收我们的钱?”

“对不起,可是我不得不这样办。”达塔没有理会那些“憋红了的小脸”,坚持要收钱。包括这位家长正在读六年级的小孩在内,很多人都无可奈何地拿出零用钱。一个叫艾米的女孩刚开始很坚决地抵制:“我就不交钱。”但最后也只能交钱领纸。

考试开始后,事情发生了转折。闷头答题的学生们发现,最后一题写着:“关于花钱买纸的事,不是真的。写出你当时的感受。”

“我是个不会说谎的人,得低头不看他们才能继续装下去。好几次我都快憋不住了,但还是忍住了。”历史老师达塔不久后便将这个故事告诉了家长,“我是想让孩子们得到那种感受,当英国议会决定向殖民地强行征收印花税时人们的心情。”

而这位老师所遵循的,其实是美国教育部门颁布的教学大纲中的指导性原则:程式化的理论不能帮助儿童学习如何评价历史。

某种意义上,这个原则也影响了王雄日后的教学生活。

3

这种政治课本上的话最好不要在历史课堂上出现

在高三学生商蕴清的印象中,王雄将近一半的历史课都是通过分组讨论的形式展开。在讲鸦片战争时,王雄就将教材里的资料、来自英国史学界的论述乃至林则徐给道光皇帝的上书都提供给了学生,“却从来不要求我们必须选择相信其中一个”。

最常见的情景是:王雄斜挎着一个特别大的书包走进教室,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堆大部头的书,“哐哐哐”地摞在讲台上,再分发给各组开始讨论。有时候,王雄还会将快绝版的线装古籍借给学生,书上还有樟木的味道。每次借书时这位“老小伙”都会做出恋恋不舍的样子:“很贵的哦,一定要还哦。”

商蕴清还记得,几乎在每一节讨论课后,王雄都会布置一篇历史作文,并要求学生们论从史出,养成做引注的习惯。而王雄在批注里最喜欢写的话就是“历史真的是这样吗?”“你同意这句话吗?”“是否有论点支持?”

有一回,商蕴清在作文里习惯性地抄了一句“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结果王雄用红笔在这句话下面重重地画了一条线,并在评语中写道:这种政治课本上的话最好不要在历史课堂上出现。

4

你的教学方法不错,但是考试怎么办?

在外开会的时候,也有的历史老师会直率地对王雄说:“我们有个想法,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你的教学方法不错,但是考试怎么办?”

事实上,王雄曾经带过13届高三班,而高考成绩总是可以稳定在年级的前两名。在王雄看来,高考恰恰是“最容易研究”的东西,他曾经把命题组所有老师的研究方向都钻研过一遍,甚至会组织学生自己出高考题。

“我会告诉他们,课本上的内容往往代表着一种观点,你应该了解它,但不一定信仰。”王雄总结道。

历史教科书如何写,实际上是以对更为重要的问题的理解为依归,那就是,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公民。

王雄对于历史教学的思考并没有止步于此。

2005年,已经成为扬州市历史学科带头人的王雄作为志愿者参与了一场与公民教育有关的公开课。

“你参加过投票吗?”

“你参与过表决吗?”

“你参加过讨论吗?”

“你认为经常参与这些活动,与从来不参与这些活动,会有区别么?”

“如果有学生被禁止参与这些活动,你认为合适么?”

当时,王雄在公开课上这样发问。随后,他又问学生们:“你们知道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吗?”

和王雄共同投身到公民教育活动中的同行,还有好几位都在江浙一带教历史。那段时间里,他们经常利用假期结伴去北大听讲座,从头学习法学、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内容。

“突然觉得课本上的很多东西自己都不懂了,什么叫法治,和法制有什么区别?什么叫民主,民主的局限性是什么?什么是私有财产,该不该保护?权利和责任之间的关系是什么?都是一笔糊涂账。”

47岁的王雄指了指自己微秃的头顶,在那段时间里他们经常通宵学习,而他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掉头发。

历史教科书如何写,实际上是以对更为重要的问题的理解为依归,那就是,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公民。

5

我们不要去推诿,否则对不起这个时代

去年年底,王雄参加了一个关于高中新课改课堂教学的交流会。当时,几位校长轮番在台上纵论课改。一个六年级的男孩跑到主持人那里问:“我能问个问题吗?”主持人把话筒递给男孩,并鼓励他说真话。

结果男孩一张嘴就哭了,他说:“你们在谈新课改,可是我很辛苦……”

这一幕被王雄记录下来,放在了题为“男孩在校长的舞台上哭泣”的博文里。

后来,一位历史老师在后面留言道:“我也是教历史的,而且也很喜欢历史,却教不好学生……现实很残酷,学校、家长是要成绩的,只好匆匆画要点、重点、考点……你说,怎么办?”

对此,王雄深有感触。在他看来,尽管新课程教改已经开展了好几年,但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很多历史老师仍然将“考得好”等同于“教得好”,而很多学生也会将“考得好”等同于“历史好”,总之就是“只要能上大学,什么都不要管”。

他发现,仍然有不少教师习惯于备课时将复杂的内容编成一个或几个朗朗上口的排比句。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还有一些历史老师会翻出新教材中已经大幅删掉的简单化结论性语句,重新总结成篇,再教给学生。

更令王雄心痛的是,他曾听说,在大学历史系的课堂上,有的教授让学生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闭上眼睛把中学学的历史都清空”。

王雄觉得,这种中断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他感慨道:“中国的历史教育改革正处在说得太多做得太少的时候,很多历史老师在理念上认同改革,差的不是智力和思想,而是勇气与承担。”末了,他又补上一句,“我们不要去推诿,否则对不起这个时代。”

事实上,就连王雄本人也曾遭遇过不小的压力。曾有好朋友在酒桌上不客气地对他表达过反对,还有家长写信给校长批评他。在一次月考之前的单独谈话里,商蕴清曾经提醒王雄:“我听到班上有一些不满的传言,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你这种教育方式。”

王雄笑着对她说:“你们是我从高二就带起的学生,以前很少有机会可以这么早地带一批学生,到高三了就不太有时间做想做的事情。我希望你们在高二就能培养起一种历史思维,为的是超越高考,而不是应付考试。”

8月30日那堂历史课上,王雄照旧布置了历史作文。第二天,学生们的作文交上来后,他发现有一个学生写道:“如果这么教,以后我们考试怎么办?”

“我有点儿难过,没想到应试教育的能量这么大。”王雄苦笑着说。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 END-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有删减,原文题目《历史课》

作者丨林衍

编辑丨田佩

点击上方【星教师】→点击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星教师投稿邮箱

xingjiaoshi@dett.cn

你的专属精品教育生活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一键订阅

特级老师王雄:我们需要怎样的历史课?

你点的每个好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