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2019年4月10日,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副校长汤卫红老师,在蒲公英大学2019中小学教师核心能力通识课程,进行了以《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为主题的精彩授课。

本文节选自本课课程实录。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本节课由这样的三个故事开始跟大家进行交流。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这三个孩子是清华附小2017届三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曾经有这样一句话说“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抽象的儿童,每个儿童的先天秉赋,个性差异都是各不相同的。”,其实这也是我们小学阶段基础教育阶段面临的最大的一个研究课题。

那我们看到这三个孩子,一个是对足球有深厚兴趣的欧阳卓力,对这样的孩子我们怎么在保护他对足球兴趣的同时给他提供不断进阶的道路,激励他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

另外一个是头脑当中充满问号,喜欢探究的穆子雯同学,我们怎么激励他的志趣 ,他妈妈让他雾霾天坐地铁戴口罩,可是他觉得在地铁里面戴什么口罩?于是他就请教老师,老师说:“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不过你可以把它变成你个人不断的去探究的一个课题。

那么对于这样的孩子,我们怎么让他在研究当中去完成自己问题解决的责任担当呢?再来看第三个孩子,一个先天条件并不优异,但是却有着舞蹈梦想的王璐彤同学,我们怎么激励她坚持兴趣呢?其实我们就是这样由个到类,由类到群,去研究儿童,去发现儿童,进而再去理解儿童,发展儿童。

我想这也是我们基础教育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这也是清华附小儿童站在学习的正中央这样一个教育哲学本身的意义。

本次课程的主题是核心素养的落实,大致有三块内容跟大家进行交流: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1、什么是核心素养

关于什么是核心素养,比较通常的定义是指,社会发展需要与个人发展所需要的关键能力和必备品格。通俗来说,就是要关注人的发展,从人的角度来谈我们教育的改革,来谈我们课程的落地,而不是从教材的角度去谈核心素养如何落地。回归教育本源,我们需要回答两个问题,我们到底培养什么人?怎么培养人?

我想核心素养,就是帮助我们来理清到底要培养什么人?而课程恰恰就是核心素养落地主要的载体,我们试图努力去回答,怎样培养人?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国家在2016年委托林崇德教授所研发的核心素养,其实包括三个方面,自主发展、文化基础和社会参与,这三大维度,六大核心素养构成了我们核心素养的一个基本模型。

这六大核心素养落实到具体的学校来说,比如在清华附小,100年来我们一直坚守“育人为本,诚挚于学”这样的校训,我们诚挚教育的使命就是为聪慧与高尚的人生奠基。如何去落实这样一个使命,我们结合了自身去落实国家核心素养的一个校本化的表达,就是我们的五大核心素养,身心健康、善于学习、学会改变、审判雅趣和天下情怀。

对于学校的孩子们来说他不需要去记住这20个 字的核心素养,他们知道的是“健康、阳光、乐学”,当然这样的健康、阳光、乐学,我们依然是要转化为孩子们的日常行为,可以去进行每天的行动落实的。

也就是说,他每天坚持到操场上去参加晨练微课堂,可以获得一枚健康铜奖,他每天能够帮助同伴,帮助班级、学校、社区,做一件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获得一枚阳光铜奖,如果他今天能够在课堂提供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他的小探究做的特别好,就可以获得一枚乐学的铜奖。

而相应的,如果他集齐健康的5枚铜奖,就可以兑换一枚健康的银奖,阳光、乐学也是如此,当集齐3枚银奖的时候,就可以兑换一枚金奖。

由此下去,健康、阳光、乐学,三枚金奖集齐的时候,就会获得校长新手书写的校长奖,并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隆重的颁发,这是清华附小学生的最高荣誉。我们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核心素养要求看上去好像在云端,好像虚无飘渺,但是找到了学生可以去追求,可以去落地的这种行为表达。

再往下核心素养落实在课程中,我们就提出了十佳的课程目标,这十佳课程目标,既有通识的课程总体目标,也有对学科自身的目标,当然还包括每个个体根据自身的差异,所要落实的个体发展目标。我想通过这样一个结构,我们就能够很好的去把核心素养在课程当中进行落地。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2、核心素养的落地

课程是学校最重要的产品,是核心素养落地的主要的载体,所以我们在落实核心素养的时候,对课程落实提出的要求就包括:

首先,要指向核心素养

第二,符合国家的课程标准

第三,要有丰富的可选择性

第四,满足学生需要

如果我们做到了这样四个方面,我想就是把国家的要求,把核心素养的要求很好的进行了落地。

我们学校核心素养的落地主要通过三条路径:

路径之一:启程·知行·修远学段三进阶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在低年段,主要是呵护兴趣,尊重孩子的天资和性情。到了中年段,我们就要把这个兴趣,适当的去做稳定,就叫培养乐趣。到了中年段,我们要把这个兴趣适当的去做稳定,就是培养乐趣,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聚焦意志与行动的培养,让孩子们在这种坚持当中去获得他所感兴趣的那个项目的乐趣。

但是到了高年段,我们的乐趣还融入他未来志趣的成份,也就是说这不仅仅是一种乐趣了,更要有一种指向未来理想与抱负的这样一种未来志向的种子的萌发。

在进阶的过程当中,我们三个年段会针对每个年段学生的特点,提供相应的关键要素的描述。然后根据这些要素的描述,结合不同阶段儿童年龄的特点,提供给他们从启程到知行,到修远三进阶当中这些进阶要求的层层落地。

路径之二:“1+X课程”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我们“1+X”课程就是既要去优质落实国家的基础课程,同时,我们又由“1”来创生儿童的个性课程,这样既保证我们孩子能达到国家的要求,同时又满足他自身的先天秉赋,个性差异的这种需求。我们通过这样一种途径满足每个个体的发展需求,这样我们最终才能真的实现每个个体核心素养的落地。

所以我们在整个课程改革当中我们做了几个方面的调整。第一个在课程设置上结合学生身心发展的节律把课程调整到微、小、大、中,按照不同内容,不同时间节点进行重新的架构,更符合学生一天当中的学习规律。

第二个方面,就是把课程的内容进行相应的整合优化。我们对核心素养的要求以及国家的课程标准,按照学校学情、年级进行了充分的细化,把质量目标指南的要求细化为每节课可以去操作的载体,编写了我们的《乐学手册》。

当然我要说,1和X不是个体的,它是一种结构,所以有的时候结构决定品质,我们课程改革推进到今天如果不去重结构,就不足以触动真正的变革。1和X的关系好比一种化学方程式,这个1+X是要发生化学的反应,就像我们说你把氢气和氧气混合在一起,它依然是两种气体,但是如果你把氢气在氧气里面点燃,它就发生了化学反应,这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元子就融合产生了一种新的物质H2O(水分子)。

我们在喝水的时候,你根本看不到氢原子,也看不到氧原子,但是实实在在的,这两种原子已经重新进行了一种化合的结构化形成了一种稳固的结构,正如1+X课程,这个1和X也是这样一种化合的结构关系,而不是一种简单的叠加。

我们以北师版教材为基础,把数学架构以及科学架构当中同一个相关的主题,跟着这个主题的要求进行了整合,我们把它叫作“生活数学”。

我们发现,数学给科学的探究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工具和方法,反过来科学的这种探究为数学提供了极其真实的情境和素材。所以,我们就把数学思维的生活化应用,这样一种学科素养的要求,甚至超越学科素养的落地就通过这样一种数科整合的方式得到了更好的落实。

比如我们自己的X课程,包括清华少儿数学、数学阅读、三C课程,这些课程跟我们通常的数学实践活动课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认为生活当中的问题从来就没有一个可以被单一的看作只是数学问题,或者只是物理问题,生活当中往往都是综合的,在学科教学里面,我们当然更要强调问题的这种整合性,因为孩子们提出的问题往往是综合的,是需要运用各学科知识去解决实际问题的。

因此,我们设置这样三个课程,也是期望这样一种课程融合的方式能够撬动老师们真正指向于具有这种基础性、综合性的核心素养的落地。

那么我们核心素养在落地的时候,课程实施层面,我们提供三条路径。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第一条就是学科内的渗透式整合。第二条就是学科间的融合式整合。第三条就是超学科的消弭式整合。

这三种整合路径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更好的实现学科育人的价值,让我们学科教学超越学科,指向育人,真正把人的培养作为我们的核心的目标,我想这也是核心素养对我们课堂提出的非常重要的要求。

有老师曾经问我说:“核心素养这个东西感觉是虚无飘渺的,好像飘在空中的云,而且可能是那种不会下雨的云。”我说:“不对,核心素养就应该是会下雨的云。这个阳光、雨露,它要滴进你的教育教学实践的土壤里面去,并且在教育实践土壤里面生根发芽”。我想这才是核心素养对课堂落地的指导价值。

我还喜欢用一个隐喻,就是核心素养始终是太阳,是我们每个老师心中的那个太阳,他可能好像没能够给某一节课带来真正的变革,其实并不是如此,我想如果你心中有核心素养这个太阳,你的课可能就是通透的、敞亮的、开阔的,朝着明亮那一方的。

而如果你的心中没有核心素养这个太阳,你的课堂可能就是锋利的、闭塞的、甚至找不到方向的。而我们的学生永远不可能是一张白纸,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学生一定是带着他的一些思考,他的一些基础走入课堂的,所以我们学习的整个闭环就要改进,不是说只在课堂里面学习,我们一定要让预学、共学、延学来形成一个学习的动态的流程,而这一切它所指向的就是我们的核心素养。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例如,我前面提到的生活数学,我们一方面要把儿童的生活合理的引入到数学课堂中来,数学教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去做几道题,而是为了回到生活当中去真正的运用数学的知识和方法去解决问题,去构建他的数学生活,这样也保证我们的数学课能够顺利的去跟经验很好的对接。

所以,我们数学课最核心的就是两种,第一就是我们要培养孩子的数学思维;第二我们的孩子要能够具备生活应用的能力。我想这样的数学才是真正指向我们的核心素养。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接下来,我们举例说明学科内整合的路径操作。比如我们对《生活中的百分数》这个单元整体架构的时候,我们需要突破的是一节课去教一两个例题,然后学生模仿这种线性的推进。而是让孩子们回到生活当中去发现问题,然后带着这些问题走进课堂,老师带着学生一起来梳理他们寻找到的生活中的问题,用一节35分钟的小课去完成课程目标的计划课。

这节课完成以后,我们采取招标的方式,让每个小组认领他想研究的那些问题,给予充足的时间让小组尝试独立解决,相互的交流。这件事完了以后,我们进行全班的交流、分享,相互的质疑、互动。这个版块完成以后,我们进行整个单元的回顾、梳理、评价、反思。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这就是一个进行一个单元整体架构的过程。让孩子们真正去经历一个从头到尾想问题的过程,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形成这样一个完整的闭环。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老师们一定注意,孩子们找到的其实不是问题而是信息。他要去提取生活中这些具体场景当中的信息,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去发现并且提出问题,这恰恰是我们数学当中非常可贵的部分。

例如,闲趣饼干这个图片,它没有问题,学生需要自己去提出问题,这里面的1.2千克是这种饼干原来包装的质量,还是现在这整个饼干的包装质量?如果是原来的,那么现在的质量是多少?如果是现在的,那原来的净含量又是多少?多好的现实问题。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再来看我们的数科整合,当我们的学科真正超越学科指向育人的时候,其实我们不断思考的是超越学科的科学,那么不是说1+1=2,而是要1+1大于2。

比如说,我们如何让数学当中质数合数这些知识跟科学课当中的相关内容整合呢?有这样一个材料,说在北美洲有一种蝉叫17年蝉,这种蝉每17年会在地面上大爆发一次。为什么是17呢?难道跟质数有关吗?我们再查找资料后发现,在北美洲确实有这样一种17年蝉,而且它的生命周期确实与质数有关。

我们在科学课当中,要讲动物的生命周期,数学课中,要讲质数合数,当这两者发生关联的时候,是不是我们的质数、合数,为科学的生命周期的学习提供了一种研究的模型?于是我们这样来操作,首先在课前让孩子们回顾《昆虫记》当中是如何去描述蝉的一生是怎么渡过的,之后让学生去探究,生命周期为6年的蝉,它会遇到“出现周期“是几年”的天敌?用你喜欢的方式画一画,写一写。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我们用表格来整理孩子们的发现,6年的蝉会在它的一个生命周期里面,遭遇到1、2、3、6这些出现周期的节点,尤其是在第6年,蝉从地下钻出地面的时候会面临每1年、每2年、每3年、每6年出现一次天敌对它的侵害。如果在20年里面,它会遭遇到12年、18年,出现一次的天敌对它的伤害。

聚焦到这样一个周期里面,孩子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些出现周期都是蝉生命周期的因数,那么如果你是蝉,你会选择出现在哪一个生命周期呢?

孩子们会说:“我会选择19”“我会选择17”。“为什么不选20呢?” 孩子说:“千万不能选20,选20虽然自己多活了一年,但是当我从地下钻出地面来的时候,会面临 6位天敌,基本会被灭绝,所以我要选19或者17。”

为什么选它?因为它只有1和它本身两个因数,还有哪些数有这样的特质,就自然而然地进入到质数、合数的学习当中,课后我们还会引导孩子去读《为何美洲蝉中意17这个质数?》这个拓展材料。

有专家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总结,说这节课至少孩子有这样几点跟过去不一样的感受和收获:第一,也是孩子们的表达,我发现数学是有意义的,原来质数、合数不是说在象牙塔里面自娱自乐,在数学的世界里自娱自乐,它是有价值的,有意义的。而它居然能够在自然界当中找到一种原型。

第二,他觉得数学是有力量,数学的质数、合数,居然可以作为一种模型来解释这样一种自然现象。

第三,这节课题目叫懂数学的蝉,我看不对,蝉一定不懂数学,那懂数学的是谁?是大自然。大自然才是伟大的数学家。为什么大自然会选择17这个生命周期的物种能够延续下来?这是优胜劣汰的结果,这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结果。

第四,孩子们说,通过今天这个课我明白了地球今天所留下的这些特种都是大自然的活化石,都是经过成千上万年不断的进化能够保存下来,他们是大自然的活化石,这些都是大自然的财富。

第五点,我们要爱护大自然,要爱护地球,要保护地球的每个物种。因为它属于大自然,它不属于人类,如果人类再去滥杀无辜,再去捕杀这些地球上的生命,那么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就是人类的眼泪。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路径之三:主题课程群

这样一种主题课程群,我们以年度或学期为周期,用经典阅读和成志人物为轴线,实现横向打通学科壁垒,形成整合,让儿童学习多维选择,纵向打通学段,使儿童在不同时空中逐步攀升,横纵联合,形成学科内、学科间、消弭学科的,以及儿童自主项目研究的主题课程群,实现全学科共育。我想这样一个课程的落地,更好的去指向我们核心素养的发展。

3、核心素养改变了什么?

最后再回忆核心素养到底改变了什么?回到我开始说的三个故事当中去,我们可以看到最美的个体来说,欧阳卓力的班主任和他的足球教练,不断的给他锻炼的机会,我们老师一次一次的抓住关键时间,让他担任足球队长,带领球队披荆斩棘。

同时,他有非常好的国学积累,非常好的经典吟诵的气场。孩子们戏称是“文武双全”,就是这样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少年,今天依然在足球场上去奔跑,去追寻当年的梦想。所以这样一个孩子,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真正做到了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他真正的是用核心素养撬动了自己作为一个完整人的这样一种发展。

我们再来看第二个孩子,前面提到他爱提问题,把北京的地铁当中雾霾天坐地铁要不要戴口罩这个问题变成自己研究的小课题。从研究的目的到方案的制定,实际的测量,他付出了非常多的辛劳,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他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除了我们老师的支持,我们还帮助他邀请专家做支持,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去经历了这样一个完整探究的过程,成为少年科学院的小院士。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背后最值得我们的欣慰是他说“我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我甚至想要放弃,但是为了达到那个目标,坚持下来了。最终我体会到了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这整个的研究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的收获,而这个收获,远远不止是数学、科学这些知识和方法的收获,我还有很多的历练,我懂得了什么叫坚持,我懂得了怎么去沟通,我懂得了怎么去表达自己。” 通过这样的研究,他有了一种责任的担当。

第三个孩子,抱着舞蹈鞋睡觉的女孩,她曾经望着空荡荡的舞蹈教室想要放弃。但是她在梦中依然看到自己在跳舞,她依然抱着自己心爱的舞鞋睡觉。也正因为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一跳就是6年,这一跳,她也从舞蹈队当中的不合格到优秀,再到卓越。

这一跳,她也从技术升华到了艺术。这一跳,她也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雕塑成了一道风景,成为舞蹈团的团队。她用舞蹈,让人生纯粹优美,有着沉淀的优雅,有了飞腾的力量,舞蹈反过来也成就了她,她也用舞蹈成为一种占领世界的姿态。

汤卫红:如何在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

我想通过这样三个故事来回应我们核心素养真正落地以后,我们怎么去尊重每个孩子他的个性,让他得到更好的发展。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