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2019年4月17日,著名英语特级教师戈向红老师,在蒲公英大学2019中小学教师核心能力通识课程中,进行了以《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为主题的精彩授课。

本文节选自本课课程实录。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课程内容涉及以下六个方面: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为什么我要谈主题意义,这个主题意义不是来自于我们义务教育阶段的课标,而是来自最新版的《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主题语境列为英语课程内容的六大要素之一,而且是第一要素

《课标》还指出,主题为语言学习提供主题范围或主题语境。学生对主题意义的探究应是学生学习语言最重要的内容,直接影响学生对语篇理解的程度、思维发展的水平和语言学习的成效。我们理解语篇除了知道它告诉我们什么内容和信息,我们还要知道这个围绕的主题是什么,这个很重要。

这是主题意义的概念,但是从概念到落地执行目前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目前课堂存在的问题

1.有知识,无主题意义

过于关注语言知识点的学习,或者一味地以语言知识为基础训练语言技能,而对语篇本身的内容和主题意义不够重视。

有些英语课非常明确,一节课只教四个单词,例如四个交通类的单词:bus、bike、train、plane,再加上两个句型:“what can I see?”“I can see a bus。”在没有主题意义和语境的情况下指着公交车或者飞机,问学生能看见什么,其实学生不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如何去运用学到的这个知识。

当然,随着意识的改进,这样纯单词或者单句的教学已经越来越少了,多数老师都知道需要纳入语境来学习。

2.主题意义有偏差

有些教师意识到探究主题意义的重要性,也能够在课堂上与学生共同探究主题意义,但由于对文本解读得不够深入,有时不能准确地把握文本的主题意义。

例如,我们现有教材上有一个 how much 的故事文本,主要讲述在一个义卖活动上东西的买卖会涉及到 “how much is it?” 或者“how much are they?”最后把义卖的钱交给Miss Li。

基于这样一个主题,有的老师把它的主题意义提升到了汶川大地震,让同学们想一想能为汶川大地震做些什么,或者是提到一些残障人士,说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这样的迁移其实跳脱得有点厉害了,事实上,这种义卖就是一种school life,也有不少类似的校园生活案例可以去迁移。

3.主题意义不够深入

有时,为了完成教学任务或赶教学进度,有的教师在探究主题意义时蜻蜓点水,只停留在语篇的表层内容和意义上,对主题意义探究得还不够深入。

我上过一节《出售爸爸》的绘本课,这个故事讲得是,一个小孩对爸爸说我不爱你了,你离开家,我再也不见你了。爸爸问为什么?小孩说,因为你不让我干这个、不让我干那个。爸爸追问他为什么不爱我呢?小孩就想到爸爸其实也陪他做了好多事情,比如说给他买玩具啊,带他去公园,给他读睡前故事……因此,他突然醒悟:爸爸,我把你卖了但是我还会把你买下来,因为你是世上最好的爸爸。

这个文本,老师对表层主题意义的解读可能是爱,但如果再深入下去,这个故事当中小孩说了一大通的话,爸爸只说了六句话,其中五个是问题。这实际上是在教孩子应对现实世界的方法,教孩子学会情绪管理——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不要轻易地生气,而要是坐下来交流。这个就是更深入、更现实的主题意义。

4.有主题意义,无学生的主动建构

有的老师没有让学生一步步逐渐体验到主题意义,而是直接告诉他们,这个故事就是告诉我们:我们应该互相喜欢,我们要互相尊重,我们要互相帮助……这是老师告诉的,而不是结合学生自身经验、认知去体会到的。

以上这四个问题,老师们可以对照自己的课去想一想,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

鉴于此,我提出要做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的课堂教学实践。主题意义是高中课改提出的教学要素,而课堂互动是我们实施这个主题意义建构的一个途径。

主题意义教学的基本原理

基于主题意义探究的课是围绕一定的主题去设计目标、整理内容、开展活动,它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也不是英语学科所独有的。

主题式教学强调的是抽象与现实之间的联系,强调的是理论和真实世界的联系。它是间接经验的学习,也有着直接经验作支撑,也就是要多联系学生的生活经验。这个勾连生活实际的举措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文本解读,为什么学生一开始进入不了文本学习?就是因为没有勾连学生的生活经验——学生生活中没有这一类东西,不明白文本在说什么。

通俗地讲,主题式教学的基本思路是在真实情景中围绕主题开展教学。根据主题去设计目标、设计要求,根据目标和要求来设计活动,然后去实现教学目标。

下面我就以《出售爸爸》这节课为例。

一开始,我告诉孩子们,你们平时去商店到处都能看到有东西卖,对不对?那我们来看一段视频,看看哪些东西在出售?然后学生告诉我,袜子、鞋子、椅子、电脑等各种东西都有在出售。好的,这就勾连起了学生的生活经验。

接下来我问:“你们有看过卖爸爸吗?”小朋友说没有。然后我会再逗他们一下,我说你会把爸爸卖掉吗?他们笑得更厉害了,说不会。我接着说,但是我们今天要学的故事就是卖爸爸,天啊,有人想把他的爸爸卖掉,你看这个爸爸多可怜,这个可怜的爸爸会提什么问题呢?学生就会问好多的问题,谁要卖他,谁要买他,他值多少钱,等等。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这个时候,孩子阅读的劲就来了,特别想看看故事到底是怎么讲的,这时,我就给他们一个自己阅读的机会。

充当主题的词语应该是从课文中提炼出来的,能够代表文本的核心价值。有时候,这个主题是外显的,你能够很容易找到它,有时候又是隐含的,你读着读着才能发现——所以,我强调解读文本一定要细致。

也有比较简单的抓主题的方式:文章当中反复出现的高频词句,就是获取主题的重要来源

但主题也不完全等同于文眼,因为有的文眼不适合给小学生讲。比如说,李白的诗歌《金陵酒肆留别》,它的首句是 “风吹柳花满店香”,这个“香”是全诗的文眼,但是,诗中有花香、有酒香,还有友情的醇厚,讲得非常深厚,却不适合作为主题。主题应该从儿童、从适合学生年龄理解层次的角度去挖掘,结合文本的立意去挖掘。

主题意义在教学中的重要性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请看上图,请问此时有主题意义吗?

图里一个是学生身份,两个是交通工具,一个是水果,它没有主题意义,但这就是我们以前学过的文章。我记得我初中第一课就是一张脸,一个蜜蜂,就把它作为一课的内容,没有主题意义。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我相信很多老师一看到图片、对话,第一印象肯定是有主题意义的,但是你再读一读里面的文字,你觉得这个对话有意义吗?没有意义。班主任人在教室里,还问“Are we all here today?”她眼睛扫一下哪个位置上空着还看不到吗?这就是明知故问。实际上就是为了操练这个句型,没有什么主题意义。

语言可以是字、单词、句子、语篇等,但不是说所有东西都可以称之为语篇,短的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是语篇,长的一本书或者几本书也是语篇。真正的语言是以语篇的形式存在,而不是一个字母。

同样,我们语言学习的对象也一定是语篇。因为孤立的字母、单词、句子本身没有意义,要置于语境、语篇中才有意义。具有特定内容和意义的语篇才是真正的语篇。

语篇是在现实生活中为了实现某一种交际目的而产生的语言。学生一开始做语言输出的时候,很多时候说的是堆砌的话,这个不可避免。但这是语言输出的基础阶段,堆砌是学生语言输出的第一步。语言学习就是在语境中学习有意义的语篇来实现的。

在我们学校,我主要带领老师进行校本课程的建构,我们的校本课程叫意趣英语课程。意趣这两个字是我的教学主张,Meaning goes first——意义先行理趣并驱。这个教学理念完全契合当下的基于主题意义的教学研究方向。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介绍一下我们的绘本课程,绘本课程建构的原则是基于课标话题,这些就是课标的24个主话题,我们选择的绘本是与主教材的话题一一匹配的。

比如说,主教材一年级第一单元的主话题是“Hello”,我们选择的绘本也是《HELLO》,是完全对接的,对主教材起到了很好的补充作用。我们的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将学习96个绘本故事,这只是其中一个课程, 96个课程可以完成一万字的阅读量。

基于主题意义探究的教学建议

主题目标统领下的教学活动是语篇到产出。中间过程要先确立主题意义,然后再去统整主题内容、确定目标、实施活动,最后达成语言产出

如果学生在课堂上无法语言产出,可能是因为:

1.老师提供的语料不够;

2.老师搭建的支架不够;

3.老师提供的范本不够。

怎样去实施一个有主题意义建构的课堂呢?

1. 文眼提炼

我们可以用Five fingers role(五指理论)来解构文本,分别是Setting(时间地点)、Characters(角色)、Beginning(开始)、Middle(发展)和End(结尾)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我们来看一个绘本——《Class Trip》。这个绘本的地点应该是在展厅里,时间是一个班级旅行的时间范围。人物角色出场了,而且这个出场带有自己的个性特点,这小女孩一出场就推了同学一把,因为车子一停她就急着想要下车,她想成为第一个下车的人,是个急性子。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那么,开始是什么?开始是老师说我们要去Class Trip,我要拍一些照,你们来做Class Book,这个就是国外跟我们不太一样的地方,他们完成班级旅行回来之后,还要写一些字、贴一些照片的,所以要拍照,照相机是非常重要的。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但剧情发展是,因为展厅暗,女孩子走路不小心把老师撞了一下,“Mrs Smith is OK but the camera is not.”也就是说,Smith老师很ok,但是照相机不ok,言下之义是照相机坏了。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然后她很sorry,一直很sorry,整个观展过程都心不在焉,人家吃东西她也很难受不吃。老师的一句话提醒了她,老师说你可以去礼品店,她一下子打开思路了:我有一些钱,可以买东西。那么他们到底买了什么呢?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你看结尾,这样东西是什么?是明信片。为什么?因为明信片有图片的。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那么,从整个故事结构中就可以提炼出一个文眼来。在这个故事中一共是三条线,第一个是故事的内容线——故事是怎么发展的?从没有照相机就没有照片,就没有办法做Class Book,到最后Class Book做成功了。这个就是故事的内容线。

故事还有情感线。一开始,happy地去Class Trip,然后撞坏了照相机,Sad、Sorry、Worried,最后完成Class Book,又恢复了happy,这是情感线。

还有一根线是规则线。因为绘本的主题是roles。所以这里还蕴含着规则线,这个规则没有出现在正文中,是出现在气泡里,气泡里,老师说了几条规则:第一条是靠右行走;第二条是悄悄说话;第三个是不要迟到。

2.情意贯穿

理清楚这三条线之后,我们来做情意贯穿。我们一直强调,好课是双线并进的。双线指语言线和思维线。教语言的同时,要教给学生思维。

第二个双线是知识线和情感线,要与人物共情,通过情感线去驱动阅读。

3.判断质疑

语言线和思维线要并进。用Logical thinking去判断质疑。学生很清楚,Joseph是Ella的好朋友 ,因为当Ella做错事,Joseph是一直陪伴她的,还跟她一起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买明信片 。

每个人都很喜欢Joseph,但Ella就很难判断。首先她撞到了老师,马虎大意;其次,她在下车的时候推Joseph,说明她急性子。但是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她表现得很有责任感,始终想弥补。所以这个Ella有点复杂,你喜不喜欢她,全看你怎么去判断她。

基于主题探究的课堂互动的意义

主题式教学要求推动、互动来实现双适应、双发展。我一直把课堂形容成打乒乓球。老师可能是高手,但是绝不能一个球杀过去,把学生给杀掉了、永远只能捡球,这个时候学生没有办法跟你互动。

老师要做一个很好的陪练者,你发过去的球,学生能接得住,回过来,这个就是互动式课堂。那么互动式可以达到教学共振。我整理出来的与我的理念结合的,互动的意义有四个:第一个是趣学;第二个是意学;第三个是实用中学习;第四个是在创造当中学习

基于主题探究的课堂互动的策略

第一,老师的意趣善导是启动课堂双向互动的前提。

比如说,我们在课堂的导入环节要实现哪些功能?第一,肯定是旧知的激活,或者是它的背景的激发;第二还得为新知作铺垫;第三是通过一些有趣的方式调动气氛。

所以,我们的老师才会要加歌曲、加视频或者谜语进去。你要关注你的导入,不仅要关注有趣味性的,还要关注意义的驱动。

第二,引导学生主动探究是课堂双向互动的基础。

老师不能一味告知,不让学生主动建构,这个课堂肯定不是好的。我们知道,有两个说法,我们很熟悉,一个是以学生为中心,一个是以学习为中心。

这两个说法不矛盾,以学生为中心,是指以人物主体为中心,以学习的主要对象为中心,主体者为中心;以学为中心,是指以学这个过程为中心,这两个都是对的。我们的课堂就要做到这两点,以这两个标准去检测自己的课堂教学。

第三,建构师生之间的真实交流是互动的关键。

我把自己的两个做法分享给大家:生成和感染。

OK,我的时间刚刚好,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今天的讲座有两个话题:一个是基于主题意义的;一个是课堂互动。主题意义是教学要素,课堂互动是教学途径,我们是在课堂互动的过程中实现主题建构的,谢谢老师们的收听!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向更多名师学习/


精彩实录|戈向红:基于主题意义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活动实践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报名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