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星教师丨倪俊杰(浙江桐乡市凤鸣高级中学)

梦想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也许只是心中一个小小的涌动,却成为勇往直前的动力之源。

★★★

一个节假日晚上,超过1千的老师相聚在线上QQ群,群里的消息不断闪烁。

所有老师对当晚的分享主题——“教师如何使用微信平台开展移动教学”都热烈地回应着。

点赞、提问、讨论、“划重点”……最后答疑环节,聆听的老师不断有新的问题冒出,分享时间被高涨的学习氛围拉长很多。

原来线上分享的主角为教育技术“网红”倪俊杰老师,最近刚被评为浙江教育十大年度新闻人物的他,和团队一起发起桐乡市教师智慧联盟,像一粒“蒲公英”,把教育技术的种子带到更广阔的地方。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一个老师“玩”技术,玩到了极致

在上学的时候,倪俊杰就进入到浙师大附中直升班,并获得第一个成绩——智能环保机器人,当时给机器人起了一个文艺和炫酷并重的名字——“后街男孩”,也许心中的技术梦想就是当时开始萌芽的。

上了大学,他继续走在一条充满激情为梦想狂奔的实践之路,从网路部长、第一支技术团队,到研究所锻炼,负责项目设计与开发、参与多个创业型项目,获校创业英才。

心心念念,终于工作时成为了一名信息技术教师。

原本以为他会就此轻松下来,没想到却每天忙疯的节奏,究竟他在忙些什么呢?“说到他的忙,离不开两个‘微’字——微课、微信。”

第一个“微”是微课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 微课网站丰富的微课资源

当微课概念刚刚提出的时候,倪老师敏锐地捕捉到了“微课不微”的特点。

他相信,小小的微课定将引发一场信息技术教育的巨大变革。

刚开始,他钻研摄像机、演播室、移动设备以及视频后期制作软件等使用技能,之后,和学校备课组全体老师一起,开发各学科、各类型系列微课,钻研多种微课制作方法。

可是,难题出现了。

他发现,当前学校的办公环境并不适合制作微课。教师平时工作比较繁琐,各种杂事较多,办公室人来人往,无法保证安静舒适的微课制作环境。而且,个人制作的微课,质量无法保证。

“我们需要有一个特定场所来专门研究和制作微课。”倪老师跟学校提议,这时,校长也给予大力支持——想要规模化制作微课(程),提高微课质量,这是很重要的一步。

大家决定,是时候,建立一个微课制作室。

倪俊杰将微课制作室的功能区域划分为微课录制区域、微课拍摄区域、微课研讨区域、数据存储区域等四个区域(见图)。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学习微课、研究微课、设计微课、摄制微课、编辑微课、分享微课的理想场所就是这里啦

不同功能区域的功能定位如下:

(1)微课录制区域。

两个功能,一是用来制作录屏型、手写板型、展台型、手机定拍型、动画制作型等在电脑上操作,教师能够独立完成的微课;二是用音视频编辑软件对微课视频进行后期编辑处理。

(2)微课拍摄区域。

主要用于摄像型微课的摄制,包括黑板型微课、幕布型微课、电子屏型微课、访谈式微课等。

由于该区域所需要的硬件设备要求较高,对制作者的要求也比较高,建议组建团队来制作。

(3)微课研讨区域。

主要用于微课作品的研究和讨论,同时还可以对微课作品进行赏析。

教师在制作微课之前,需要和同事或教研组一起探讨微课程的教学设计,以求微课的设计能够更加精致。

(4)数据存储区域。

主要用于保管微课制作室的相关资料。

包括以书籍、教材、教学设计、记录册等纸质资料,以及微课视频、微课课件、微课教案、微课软件等电子资料。

特别重要的是,数据存储区域还承担着连接以上三块区域的功能,通过建立云仓储中心,实现不同区域间的微课资料能够传送,共享,备份等。

有了这个微课制作室,老师们制作微课的热情被点燃。越来越多的教师主动要求来这里研讨微课、制作微课,积极申报各类省市级项目(课题),发表教学研究文章。微课制作室不仅成为了全体教师“理想场所”,很多学生的作品也在这里制作完成。

之后,随着教育技术在越来越多学校重视起来,倪老师也参与到指导其他微课制作室建设。

为了更清晰执行,倪老师首创制作了这份“拿来即用”的微课制作室建设方案为其他学校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样板,得到了充分好评。

微课制作室建设方案

在学校建造微课制作室之前,课题组需要根据前期调研成果提出一套适合不同学校需求且能满足各学科教师要求的施工方案。

从内容框架上来说,微课制作室的施工方案包括空间环境要求、功能区域划定、硬件设备参数、软件安装要求、工程装修说明、使用管理规范等方面。

1.空间环境选择:具体是从地理位置是否安静、教师使用是否方便、空间大小是否合适等方面进行评定。

根据场所的大小,分为简便型(20平米以下)、标准型(20~40平米)、豪华型(40平米以上)等不同类型的微课制作室。

2.功能区域划定:微课制作室的功能区域一般划分为微课录制区域、微课研讨区域、数据存储区域等4个区域,以上4个区域尽可能地相对独立。当然,根据场地大小的实际情况,微课拍摄区域和休息区域可以不划定或与其他区域合用。

3.硬件设备参数:微课制作室所配硬件设备的具体参数包括品名、规格、大小、数量等信息。常用设备包括电脑、摄像头、手写板、高拍仪、摄像机、投影仪等。

4.软件安装要求:微课制作室电脑需要安装必备的软件,包括Win7操作系统、Office2010(WPS),Camtasia Studio8.6、格式工厂、QQ影音、GoldWave5.6,Edius6,PhotoShop CS5等。

5.工程装修说明:工程装修是微课制作室施工方案中非常重要的内容,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部分。微课制作室施工方案要根据不同类型微课制作室的功能要求,提出标准化的微课制作室装修要求,主要包括墙面和地面的隔音材料、灯光和插座的位置、有线网络和无线网络的配置、设备的摆放位置等。

6.使用管理规范:主要是明确和落实微课制作室负责人的管理要求和使用者的使用要求。

这样,微课就像是“无形的老师”,随时随地实现个性化学习。

第二个“微”是微信

当别人把微信当做是一个聊天娱乐工具的时候,倪俊杰却发现了微信真是一个“宝藏”工具,将大量的时间投入到研究如何利用微信开展教育教学。

我们知道,微信其实是一款社交软件,并没有多少“教育”的基因。但正是因为微信平台的开放性,使得微信、微信公众号里有很多功能可以转换为服务教学应用,成为老师们的福音。

总的来说,微信移动教学开展可通过这3种途径:

1.单项式

微信聊天——芦浦小学通过“数学猫”,每天群发“每日一道思考题”,进行一对一互动。

自定义菜单——通过微信公号的菜单传输一些信息

公众号文章发布——群发消息,每日将自己的新知通过文章发布。

H5场景——通过场景编辑,把课件内容放到H5再发布。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2.群组式

微信群——建立教育微信群,通过文字、语音、视频即时交流,当然根据对象和需求不同,可以分为教师、学生和家长的群,分别专项沟通。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3.平台式

微信公众平台,除了自身设置问题自动回复和留言功能,实现交互,还可授权第三方平台,实现更多更灵活的功能。

比如下图,微信授权“麦学习”平台后,我们可以通过第三方平台组建虚拟班级,创建二维码让学生都扫描加进。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加入之后,你可以导入任何Word试题文件布置作业,通过简单的拖拽就可以录入课后作业、考试试卷。

学生通过微信接收到作业提示,在限制的时间内随时可以答题。期间打乱题序和选项的方式防止学生相互传答案。

最后平台可以实现自动批改+智能辅助批改

除了客观题自动批改之外,还新增了主观题智能辅助批改的功能,为老师节约大量批改作业的时间。

而且成绩分析一目了然,记录学生每次作业情况,详细的成长分析报告,对学生各个知识点的学习情况及掌握情况进行监督。还可以全局上对各个班级成绩情况进行对比。

整个过程中,老师掌握的基本技巧比较基础简便,不需要花费特别长的时间研究运用。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教师必备的信息素养

文章开头热情高涨的情景,就是倪老师在QQ群中分享微信教学使用方法时,掀起大家的学习热情。

“这么多老师感兴趣,也许就是接地气,好实现的原因。何不出一本系统介绍使用微信平台教学运用的书,让更多老师看着书就可以实践。”这一想法,促使倪老师和同事无数日夜准备这本“案头书”。

终于,在2016年暑假,一本《在微信上建学校》诞生了。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 《在微信上建学校封面》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互联网+时代,教师如何转型?

传统上,对教师的要求多集中于学科教学知识的获得,而现在互联网+时代到来,我们必须要懂得整合技术,“这也是未来教师必备能力。”倪俊杰这样说到,“这就要求,我们要从教师的身份,转为信息化教学设计师”。

什么是信息化教学设计师?

在他看来,与传统教师相比,信息化教学设计师更懂得怎么用精确的技术,将学科知识送到学习者手中。“懂政策、懂技术、懂教学” 是其独特要义。

“现在最缺的是各个学科的信息化教学设计师,而且最好是从本学科的教师群体中去培养。只有最懂学科、最会教学的教师才能成为最优秀的信息化教学设计师。”

当然,对于倪俊杰个人来说,信息化设计师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就是帮助更多老师成为这样的信息化教学设计师。

他发起的“桐乡微课联盟”的几人的草根团队迅速发展到100多人的联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联盟举办了各类服务活动20余场,走进10多所学校,让超过3000名教师直接受益。

现在,倪俊杰老师又成为了“嘉兴智慧教育联盟”的秘书长,用他的执着和热情,服务更大范围的教师。

沙龙、方案设计、技术培训、产品设计……越来越多教育与技术的结合,让老师的教育有了新的视角,新的可能每天在发生。

培训教师需要系统建构,倪俊杰和同事为了个性化服务各个学校有潜力的老师,还制定个性化培训方案。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 某一所学校的个性化培训菜单

对于每一个参与培训的老师,有“五个一”的培训目标:

精通一项技能。每位学员选择一项与本学科相关,感兴趣的技能进行深度研究,挖掘技术的教学价值,将技术与教学充分融合,形成个人专长,并制作一个介绍该项技能的微课视频。

上好一堂优课。

每位学员在培训期间,需要完成一堂技术支持下的课堂展示课,需要设计完整的课件、教案、反思等资源,课堂需要录像。

帮助一位教师。

每位学员需要尽可能的将所掌握的技术分享给同事,帮助其他教师应用,上交帮助记录。

撰写一篇文章(课题)。

每位学员选择一个有实践与应用价值的主题,通过实证研究和文献综述,撰写一篇教育技术类论文,或申报一个教育技术类课题。

胜任一个讲座。

每位学员将个人提升的成果,在全市、所在学校、教研组或培训班等公开场合开设专题微型讲座,时间30—60分钟。讲座过程需要有课件及现场照片记录。

就这样,从一个人,到一所学校,到一个区域,再到另外区域,甚至影响到全国,倪老师用自己的梦想,用触手可及的技术翘动了教育前进的速度。

记得曾经有位记者问科技学者凯文·凯利(Kevin Kelly),“你觉得技术给教育带来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他简洁地说道:“改变的精神。”

改变,应该也是倪俊杰梦想的果实。

End

本文为星教师原创,特别感谢作者的支持

封面插画来自网络,不做商用,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作者丨倪俊杰

编辑丨田佩

星教师投稿邮箱

xingjiaoshi@dett.cn

今日号外

互联网+时代,教师该如何转型?

☟☟点击阅读原文,立刻报名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